全部章节_第9章 喊魂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9章 喊魂

我向小树林望去,空荡荡的小树林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心头猛的一紧:“你说的那位姐姐人呢?” 小豪又朝着小树林一指:“那儿呢,就站在那儿”,说着还不忘向小树林里摇手打招呼。 一股彻骨的寒意从我心里向四肢蔓延开来。 双手双脚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小豪说道:“姐姐,这是我阿瞳哥……” 我不由分说的一把抱起小豪,拔腿就逃。 耳边还听到小豪的声音:“姐姐再见,我下次再找你玩。” 我一口气跑回村里人多的地方,才上气不接下气的把小豪放下了,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流让我心安了不少。 小豪问我:“哥,为什么不让我跟姐姐玩。” 我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道:“小豪,你给我记着,以后不准一个人去学校玩,我知道一次打一次,记住了吗?” 小家伙眼圈顿时红了起来,委屈的憋着嘴。 我也不想对他凶,但没办法,要不唬住这小子,万一真出了事,怎么办。 把小豪送回家后就转道直奔师傅家。 把小鞋的事情跟瞎子说了。 瞎子说:“她没对你表弟下手应该不会害他,你不用担心,等你师傅这边的事情完,我再想办法收她。” 我点了点头说:“只好如此。” 师傅家是富户,倩倩特地从省城请来了一位阴阳大师为师傅挑选墓地,说是布衣神相门的传人。 这位大师极有排场。 他是开着小轿车来的,在我们这穷山沟还从未开进来桥车过,引起村民一片哗然。 车上下来一位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帅哥,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身材略显高廋,长相俊朗,气质儒雅,手中一把纸扇。 太年轻了吧。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一叶大师……” 我轻声道:“瞎子,这人不会是骗子吧。” 瞎子说道:“这个人很厉害,别看他年轻,辈分却很高,一些八十多岁的老家伙还得叫他前辈……” 青年对着围观的村民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对倩倩说道:“趁着太阳没下山,我们赶紧上山找穴吧。” 村里人过世了都会埋在后山。 一叶大师来到后山山脚,仰头一望,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端是有点神秘。 他啪的一声合上折扇:“乾坤万物在掌中。” 说完带头就上山了。 他中间没有丝毫停顿,而手中的折扇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罗盘,一口气直上山顶。 越往上走,二叔公越是不高兴。 他停了下来道:“倩倩,到这儿就可以了吧。” 倩倩有些气喘的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水说道:“一叶大师是高人,听他的吧。” 二叔公用力拄了一下拐杖道:“到这里就可以了。” 倩倩外出两年,村里有些事她不知道。 二叔公的墓地已经选好了,就在上面不远,他当然不愿意辈分比他低的人墓地却比他高。 我跟倩倩说了这事。 村里人也都劝她,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 倩倩说:“先等一叶大师把墓穴的位置定了再说吧。” 如果一叶选中的墓地的位置比三叔公的低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争吵了。 三叔公心里很不高兴,一甩手,不走了,就地找块岩石坐了下来。 他不走了村里很多人也都不走了。 倩倩佯装没看到跟上一叶大师的步伐往山顶方向走去。 三叔公气呼呼的说道:“她爷爷的墓也在上面,我看她是读书读傻了,一点规矩都不懂,没教养,没教养……” 送葬队的人已经跟上去了,我也跟了上去。 一叶大师站在一处密林内,他看到我们上来说道:“就这儿了。” 这么高! 现在所在的位置差不多是山顶了。 夏天山里很闷热,树林里面更加闷的透不过气,但这片林子却凉飕飕的阴风阵阵。 瞎子皱眉道:“这片树林东宽西窄,是一处典型的棺材地。葬在棺材地里,岂不是棺材里面加棺材,难道……”,瞎子脸色大变惊道:“封坟绝墓。” 封坟绝墓。 我问道:“封坟绝墓是什么?” 瞎子说:“封坟绝墓是墓穴的一种,很冷门,基本没人会用。葬于此墓穴中的人将断绝与外界一切善恶福禄,子孙后代也不承认有过这个人,完全被孤立,被隔绝。” 瞎子说他干了一辈子也没见过有人下这种墓,要不是书上提起过,他甚至都不知道世上有这种毫无意义的墓穴。 我问道:“这个墓穴毫无意义?” 既然这个墓穴毫无意义,这位号称很牛逼的阴阳大师怎么会替倩倩弄一个这样子的墓穴。 瞎子说道:“对,毫无意义。” 绝坟的作用是让往生者隔绝阴阳与子孙断绝联系,好坏都不起作用。 既然如此一把火把尸体烧了不就得了,又何必弄墓穴呢,多此一举呢。 我说:“这个一叶大师一定是个骗子。” 瞎子摇头道:“他能在这么一座大山中找到棺材地,就说明他是有真本事的。” 我说:“难道他要害我师傅。” 我立刻又否定了自己的推测,瞎子刚才说了这种墓穴只起到隔绝的作用,他如果要害师傅完全可以弄一个邪穴。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倩倩问道:“这里可以吗?” 一叶大师啪的打开纸扇,扇了几下,很自信的道:“此处极佳。” 倩倩道:“好,那就这里。” 得知倩倩把师傅的墓穴定的那么高,三叔公跟村里人当然都不肯了。 双方吵了起来。 倩倩在我印象里一直是很温柔的女生,这次表现出了极其倔强的一面,怎么都不愿意让步。 双方僵持不下。 倩倩为了让村里同意,她不仅让一叶大师重新为三叔公选了墓地,还赔给村子里三千块钱。 花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一块棺材地? 这让人觉得很奇怪。 瞎子说我师傅的死可能另有隐情。 这确实很让人费解,可接着倩倩的一个决定更让人费解,她竟以天热尸体会腐臭为由要提早下葬师傅。 头七没过完就下葬? 瞎子问:“大概准备什么时辰下葬,我们送葬队好做准备。” 那位一叶大师接口说:“今晚子时。” 这话一出,送葬队的人都议论纷纷。 提前一二天也就罢了,这等于是直接出殡啊,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对,他们这些吃阴阳饭的,登不了堂入不了室,主人家怎么说就怎么做咯。 瞎子私底下跟我说,民间习俗存在都是有其必然的原因的。 七天是回魂归期,魂魄还没回来就下葬了尸体,师傅会成为孤魂野鬼的。 我当然不希望师傅成为孤魂野鬼,就问他:“有什么办法吗?” 瞎子说:“除非在下葬之前把你师傅的魂魄找回来。” 驼背面色凝重的附和:“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追问道:“怎么找?” 瞎子解释道:“你师傅是在村口被撞死的,离家很近,照理说昨晚就应该回魂,但他昨晚却没有回来,极有可能他过不了河进不了村。” 我们村口确实有一条河,叫名花流。 瞎子说:“土地把岸,河神守江。” 我好像在那本书上看到过这句话:土地把岸,河神守江。 也隐隐的有些明白这里面的意思跟规矩。 河道上面当然是有桥的,不过那是阳间的桥,师傅若要过阳间的桥必定会迷失。 瞎子说:“喊魂引路渡你师傅过河。” 瞎子说一定要赶在师傅出殡之前,不然尸体出了家门,就回不了魂,回不了魂就投不了胎永远只能做孤魂野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