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7章 倩倩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7章 倩倩

瞎子表情凝重的说道:“你被骗了,三寸小鞋能养鬼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里面必定养了一只鬼妾,给你小鞋的人根本是要害你性命啊。” 我惊骇的张大了嘴巴。 民间一直有养小鬼,养鬼妾的说法。 如果真是这样,不是瞎子给了我一张纸人傀儡,那么鬼妾爬上床掐死的就是我。 想到这里,我一阵后怕。 瞎子不耐烦说:“你哭什么……大男人还苦鼻子”。 我说我没哭啊。 瞎子说:“不是你在哭,那是谁?” 瞎子的话让我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全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不是吧。 瞎子也是一惊。 我们两人同时定在那里,谁都不敢说话,周围静的可怕。 我也听到呜呜的哭泣声,哭的很凄惨,哭到伤心处甚至哽咽的泣不成声。 漆黑的夜晚听到凄惨的哭声是多吓人的事啊。 我仿佛看到一个女鬼背对着我在那里啼哭。 我吓的想要夺门就逃,却被瞎子一把抓住,他冲我摇了摇头。 屋内出现一点微弱的烛光。 一个诡异的影子倒映在墙壁上,慢慢的,影子被烛光拉的老长老长,她的头发无风飘动,张牙舞爪的极为可怕。 竟然,竟然……是个女鬼。 难道是三寸小鞋内养的鬼妾! 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恐惧,本能的想要大声尖叫,却率先听到一声更加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声音是从影子那边传过来的,而且貌似这叫声有点耳熟。 我看清了烛光下的人影,惊讶无比的道:“倩倩!” 不错,眼前拿着蜡烛,战战兢兢从屋内走出来的影子,正是倩倩,她紧闭着双眼,俏脸吓的惨无人色,还用尽力气尖叫不停。 倩倩低头就往门方向冲:“鬼啊!!” 我一把抓住了她,这丫头吓的四肢乱舞,嘴里尖叫不断,但由始至终都没敢睁开眼睛。 我还闻到一股尿*。 根据本人多年的生活经验大胆的做出了判断,倩倩同学吓尿了,借着那掉落在地上的蜡烛发出的微弱的烛光可以看到倩倩的裤子湿了一大片。 丫头尿还挺多。 我心里想笑,但还是强行忍住了,对方是女孩,只能装傻当做不知道:“倩倩,是我啊,你睁开眼睛看看。” 倩倩可能感觉我的声音有点耳熟,但还是只敢睁开一只眼睛,看到是我,这才睁开了双眼:“阿瞳。” 我疑窦的问道:“倩倩,你怎么在这”,按理说这个时候她应该给师傅守灵啊。 倩倩见是我,一把就扑进了我的怀里,还使劲的往里面拱。 她的娇躯瑟瑟发抖,看来真是吓够呛了,呃,不过,那松软温柔的大胸脯紧紧的挤压我的胸膛,这让我小爽了一把,旖旎顿生。 我拍拍她的背部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倩倩,你怎么在这儿?” 倩倩原本是在家里给师傅守灵的,但听人说如果搬了新家不足十年,师傅回魂有可能是回老家。 于是她就来了这里。 倩倩缩在我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我来了没多久,就听见有人破门而入,紧接着就听到砰砰的有人撞门,我吓得就躲起来了,没过多久就听到交谈声,我就更加不敢出声了……” 我跟瞎子略显尴尬,没想到我们竟然被当做鬼了,还把人吓成这样。 不过,倩倩何尝不是被我们当成了女鬼。 瞎子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得赶紧离开。” 我说怎么出去,后门都锁了。 倩倩说没锁啊,她把门往里一拉就打开了。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门竟然是往里开的,而不是往外开,我刚才噼里啪啦的往外一顿撞,我也是酔了。 跟着倩倩我们就逃出了师傅的老宅。 真的就破了鬼打墙。 瞎子拉了我一下衣袖,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个女孩有问题,你小心点。” 倩倩有问题? 什么问题? 任何人诋毁倩倩,我心里都会不舒服。 我没有接瞎子的话。 回去的路上很顺利,好像那女鬼真把我们追丢了,毕竟她人生地不熟的。 师傅家里正在办丧事所以灯火通明的,还有几个送葬队的人在忙活,偶尔还发出一点交谈声,这让我安心不小。 瞎子应该是见多了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而倩倩是把我们当成鬼虚惊一场。 就只有我的神经依旧紧绷着。 倩倩回家后第一时间上了楼,估计清洗去了。 而瞎子则去到驼背老人的身旁低估了几句,就听到驼背老人愤怒的骂道:“死瞎子,我叫你不要多管闲事,我看你是活腻了。” 瞎子怯怯的说道:“能帮就帮。” 驼背老人冷笑道:“我们这种人挣的是死人的钱,就算你积再多的阴德也补不回来。” 瞎子满脸苦涩,但还是那句话:“能帮就帮吧。” 驼背老人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你别忘了,他有父有母……” 他们的声音越说越轻,我渐渐的听不到了。 我在关注他们的同时,心里还揪着,我怕那女鬼会追过来,虽说这里人多,但她是鬼耶,再多人也不够她撕的。 过了好一会,瞎子跟驼背才嘀咕完。 瞎子招呼我过去,我赶紧就跑了过去,瞎子又示意我在边上的长凳子上坐下,而他跟驼背也找凳子坐了下来。 瞎子沉吟了下说道:“事情很麻烦,这只鬼恐怕不只是厉鬼这么简单,更可怕的是,我们也没搞清楚到底谁是那只鬼?” 我听得有点糊涂:“不是我开车时路上遇见的那只女鬼吗?” 驼背老人冷声道:“无知。” 这死驼背话里总带刺,让人听了很不爽。 我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瞎子说:“把这只鬼找出来,然后消灭她。” 我嘞个叉叉圈圈的. 有没有搞错,她不来找我就阿弥陀佛了,还去消灭她,脑子被门夹坏了吧。 我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觉着,我们还是逃吧,逃的远远的。” 驼背老人道:“那你就逃,逃得掉算你本事。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才是她的目标,你逃了,她必定会迁怒别人,到时候这个村子没有一个人能活。” 不是吧。 我询问的望向瞎子。 瞎子点了点头。 我就想不通了,我到底哪里招她惹她了,怎么非要弄死老子呢,真他娘的倒霉,不,这已经不叫倒霉了,这她娘的叫厄运! 哦对了,爸妈! 我自己逃出来了可他们还在家里呢。 我担心的叫道:“遭了,我管自己跑出来,我爸妈会不会出事?” 瞎子摇了摇头:“鬼妾上不了你爸妈的床,没事的。” 我听瞎子这么说,才放下心来。 瞎子说道:“我这里有本书,趁现在还有点时间,你拿去看,能学多少是多少。” 说着瞎子递给我一本线装的蓝色书本。 当初就是因为讨厌读书我才当了开车学徒的,我摇头说:“我一看书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就会头晕。” 驼背愤怒站了起来道:“别人想学都学不到,你还不愿学,别不识好歹。” 我不示弱的道:“谁爱学谁学。” 瞎子说道:“我奉劝你还是看一下的好,说不定能救你一命。” 这东西能救命? 那就另说了,头再晕也没自己小命值钱。 我拿捏出一副极为难的表情接过瞎子手里的书本:“这啥玩意儿啊?” 驼背气得吹胡子瞪眼。 这年头已经很难能看到线装的书籍了,纸业还泛黄发黑了,应该颇有些年头了吧。 更加让我头疼的是,这上面竟然写着繁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