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6章 被骗了?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6章 被骗了?

墙上的闹钟不停走动着,已经十一点五十九分了。 马上就要过十二点了。 我把椅子反过来横*在上面,下巴压在靠背的上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放在床对面的小鞋。 房间的门忽地打开,发出“呀呀……”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我吓的叫道:“谁” 探头往门外看了一眼,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门外没人。 而门还正在以很缓慢很缓慢的速度往外打开。 吊挂下来的四十瓦的灯泡无故嗤嗤的闪了一下。 整个房间充满了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 我吓的身体颤抖起来,拼命的吞口水,心里不停的给自己鼓劲,没事的,没事的。 房门完全打了开来。 停了片刻也不见有什么意外发生,我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太紧张了,要说我平时胆子也挺大了,主要是这两天被吓坏了。 床上的小纸人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开始不停的挣扎,就好像被人勒住了脖子。 我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我怕我会吓的叫出声来。 可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把我直接吓晕过去,小纸人的头部不停的渗出刺红的鲜血,它在一通挣扎后,就像人断气一样,直挺一下就一动不动了。 我想逃,可我不敢往敞开的正门逃,我缓缓站起身来,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向窗口蹑手蹑脚的走去。 这里是二楼。 但我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就跳了下去。 幸亏我身体素质好,跳下楼时没摔个断腿什么的,我就地滚了一圈,顾不得许多,撒腿就跑。 我不敢叫,生怕把那东西引过来。 我一路没命的狂奔,凄厉的呼声灌满了我的双耳,道路两旁一颗颗黑黝黝的树木在风中摇曳着,就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鬼影。 风吹着树叶,脚踏在石子上,沙沙沙……就好像后面有人跟着。 我跑的越快,后面的沙沙声也跟得越快。 我想回头看,又怕真的看到了鬼,要是不回头,又不放心。 无论是谁看到这景象,听到这声音,纵然不吓死,也得送掉半条命。 在极度煎熬跟恐慌中,脚下绊到了一块石头,一声惨叫我摔在了地上,这一跤摔的比从二楼跳下来还疼百倍。 我拼命挣扎的要从地上爬起来继续逃命时,一道暗影笼罩在我身上。 我吓的定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不错,没吓死。” 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是瞎子。 我猛的抬头望去,因为光线太差了,我就看到一个人形影子站在我的身前。 人影手里还拿着一根竹子拐杖:“主人家!” 真的是瞎子。 我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臂,大叫:“救我,救我……” 瞎子说:“先回去。” 瞎子带着我往师傅家疾走。 瞎子走的极快,我用跑的都跟的很吃力,我真怀疑,他是不是真瞎,不过话说回来,对一个瞎子而言白天跟黑夜根本没有区别。 我们拐进了巷子。 巷子并不长,也就四百来米。 四百米走路也不需要几分钟,但我感觉我跟瞎子在巷子里跑了好久,一直跑不到巷子的尽头。 瞎子突然停下脚步,我差点刹车不及撞在他的背上。 瞎子道:“不好。” 我也感觉不对劲:“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一直在巷子里,我感觉我们一直在巷子里来回跑。” 瞎子说道:“你的感觉很准,我们是在巷子里来回跑。” 我慌乱的环顾四周,这条巷子我太熟悉了,从小走到大的,地上哪里有块突石我都知道,可怎么会突然走不出去了:“怎么会这样。” 瞎子面色凝重的说道:“是鬼打墙。” “鬼打墙!” 是那只鬼追来了吗? 我吓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那怎么办,我会不会死……” 瞎子说道:“不要慌,你看看有没有其它的路出巷子。” 瞎子说的对,越危险的时候越要冷静。 我尽量的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 这条巷子两旁都是老宅,住在里面的都是老人,有些房子甚至空在那里,如果有人6的门是开着的,穿过去就是另外一条马路,马路是通往祠堂的,而师傅的家就在祠堂后面。 顾不得许多了。 我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拼命的敲门:“开门,开门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敲的太用力了,门竟然被我推开了,发出呀的开门声,没待我反应过来,瞎子就说:“进去。” 我跟瞎子就赶紧钻了进去,转身把门给关上了。 可我进屋后感觉这屋子很熟悉。 是师傅的老宅! 师傅十来年前去广州挣了点钱,回来就跟村里人搭伙建了一间三层楼,建好就搬出去了。 这间老宅就留给了师傅的老母。 不过老太太几年前也过世了,这房子就空了。 瞎子问我怎么停下来了,我说这是我师傅的老家,瞎子闻言一惊,他说:“糟了,你师傅有可能没去新家,而是来了这里。” 我道:“不是吧……” 瞎子急忙道:“我们快出去。” 我慌忙冲向后门,可后门却锁上了,我用力的撞了几下都没办法把门撞开:“出不去,怎么办。” 瞎子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师傅是被人开车撞死的,属于意外,怨气应该不大……”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但我心里很清楚,师傅的死没那么简单,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必须把真相告诉瞎子,或许瞎子还有办法。 我从开夜车遇上红衣女鬼开始,然后师傅莫名其妙被撞死在马路边的经过一股脑的全说了。 瞎子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遭了。” 我问他会怎么样。 瞎子说:“被害死的人往往心存恨意,这恨意在死后必然会化成怨气,怨气越重,也就会越凶,甚至会成为厉鬼。” 我问道:“成为厉鬼会怎么样?” 瞎子道:“一般的鬼多少都有人性,但一旦变成厉鬼就会人性迷失,只会重复杀戮和死亡,不过……” 我追问道:“不过什么?” 瞎子低头沉思:“不过你师傅死的确实很蹊跷,按照你所说四点半你还跟你师傅在一起,而警察则判定你师傅的死亡时间是三点多,这显然矛盾。” 关于这一点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瞎子道:“不过你师傅真的有可能三点多就死了。” “怎么可能” 我想起师傅当时那苍白的跟墙上白灰一样的脸,还有那阴深深的表情,顿时背脊发凉,难道师傅那时候已经死了? 瞎子说:“你知不知道你师傅为什么要把你的衣服送给张老汉。” 我摇了摇头,这一点我一直想不通。 瞎子说:“你师傅想要张老汉做你们的替死鬼。” 我愕然的瞪大了眼睛:“替死鬼!”,难怪后来我问师傅,他说这是伤天害理的事,还不让我跟别人说。 瞎子道:“不错,替死鬼。你师傅问到了张老汉的姓名,还让他穿上你的衣服,就是要让他当替死鬼,照理来说,死的应该是张老汉啊,怎么还是你师傅……这个张老汉一定有问题,他应该知道破解之法,不然的话,死的绝对是他。” 瞎子推测的没错的话,那么这个张老汉…… 我顿时心中发慌道:“他还给了我一双三寸小鞋,让我结阴婚。他说结了阴婚,那只女鬼就会放过我。” 瞎子脸色一变:“什么样的小鞋?” 我说:“古代大户人家小姐穿的那种三寸小鞋。” 瞎子叫了起来:“你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