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5章 纸人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5章 纸人

瞎子的话让我的心猛的一紧:“先生是不是知道什么?” 瞎子停下了手里的活,正想答话。 身旁一个整理花圈的驼背老人阴深深的说:“你忘了自己怎么瞎的了吧。” 瞎子闻言浑身一震,黑青的脸上露出了极度惊恐的表情,慌忙低下头去扎纸人,再也不敢说话了。 驼背的老人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干活去了。 等他走远,我再问瞎子时,瞎子就全然当做没听到了,怎么样都不愿意再开口说话了。 瞎子越不愿意说,我就更加觉得瞎子知道什么,他能救我。 只是他要是救我,就有可能惹祸上身。 我看实在问不出来,虽然心里不甘,但也只好作罢了。 可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瞎子突然咳嗽了一声,我重新转回身去,他的手摁在桌上向我这边推来,他手底下压着剪刀剪出来的小纸人。 我不解的望向他。 瞎子的声音很轻:“拿回去放在床上,能为你续命一晚。” 就这么一张白纸剪出来的一个人形的轮廓能为我续命一晚? 实在看不出这剪纸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到了这个时候,死马也当活马医了。 伸手把小纸人拿了起来,塞进口袋里,低声说道:“谢谢!”。 我不知道小纸人是不是真像瞎子说的能为我续命一晚,但起码有个念想,这让我的心里稍微心安了一点。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倩倩。 倩倩扫了我一眼,她的眼神很冷漠,甚至还带着恨意,这让我心里难受极了。 我一定要跟她解释清楚。 我把她叫了出来,来到我们以前常去的小溪边。 倩倩道:“有什么话说吧?” 在约她出来之前,我有很多话要跟她说,但此刻我却一句都说不出来,半响才说道:“我没有害师傅,真的没有。” 倩倩漆黑明亮的眼瞳冰冷的注视着我:“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她转身就要离开。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冰:“倩倩,我怎么会害师傅,就算他不是我师傅,她也是你爸,我怎么可能害你爸。” 倩倩用力的挣脱我握着她的手,扬起手里一张黑纸,责问我:“我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哪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倩倩愤怒的把黑纸一把甩在我的脸上。 黑纸看起来像是邀请帖之类的,挺奢华的,边角全都镶了金箔,握在手里很厚重,很有分量,正面还用红字写着‘婚书’二字。 我说道:“这好像是婚书”。 一般婚书都是红纸黑字,这婚书却是黑纸红字。 倩倩说道:“你打开看看”。 我把婚书打了开来,上面写道:任府婚元择日,夫造:名瞳,生于一九七八年七月十四日…… 看到这里我愣住了,这是我? 我赶紧接着往下看,妻造:叶小晴,生于一九七八年七月十四日…… 媒人:陈坚。 我茫然的望向倩倩问道:“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婚书上面的男方是我,而媒人是师傅,这个叫叶小晴的女人又是谁?” 倩倩一直注视着我的眼睛:“你真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 倩倩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嘴唇有些苍白说:“三天前,我收到一封信,里面装的就是这纸婚书。” 我说:“倩倩,我真不认识这个叫叶小晴的女人”。 倩倩说道:“你还记不记的你爸有一位关系极好的至交叫叶文强的吗?” 我点了点头,但我从没见过这个人,只是听我爸提起过。 倩倩说道:“叶叔叔是城里来乡下插队的文青,刚好安排在我们村,跟你爸关系特别好,据说你爸还救过他的命,双方还约定,都生儿子就做异性兄弟,都生女儿就做金兰姐妹,一儿一女的话就结为夫妻。” 我又看了一眼婚书上的女子的名字,她也姓叶,难道…… 倩倩说道:“你们家生了儿子,而叶叔叔生了一个闺女,你想的没错,就是叶小晴,更巧合的是你们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难道说倩倩吃醋了? 得知我跟人定了婚约特地从省城赶回来,但却刚好遇上她爸爸遇难。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点小爽,嘴角不由的裂开一道微笑。 倩倩看到我嘴角不自觉的露出的笑容,好看的秀眉颦了起来,冷声道:“你高兴什么?有什么好高兴的。我爸死了,你很高兴是吗?” 我慌忙收敛笑容:“我没有。” 倩倩的情绪突然就失控了,愤怒的指着我道:“有,你就有,你给我滚,给我滚”,说到最后她已经在咆哮了。 我从未见过倩倩这副样子,吓的倒退了几步,转身逃了。 晚上我本该给师傅守灵,但倩倩极力反对,说什么都不肯。 气得我妈把我拽回了家。 回到家里我妈就破口骂道:“没教养的野丫头,白念了这么多年书了,都念傻了,我们阿瞳哭着求着要给阿坚送终了吗?” 我爸说:“少说两句吧,阿坚死了,对倩倩打击很大。” 我妈听我爸这么说,也就没再骂了,依旧气呼呼的。 我想起倩倩给我的婚书,就拿了出来,递给我爸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 我爸见我拿出一张黑纸,疑惑的接了过去,打开看了起来,还没待我爸说话呢,我妈就叫了起来:“他爸,怎么回事,咱儿子什么时候跟叶家定了亲了。” 我爸也很茫然:“没有啊,文强是有个女儿叫小晴的,我们也约定过孩子长大结为夫妻这样的话,但那都是孩子没出生前说的,当不得真。” 我妈一把抢了过去举着婚书问道:“那这是怎么回事?” 我爸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文强刚去西川市的时候我们还有来往,但他调回省城后我们的往来就少了,最近十多年连消息都断了。” 我妈说:“那怎么会有这纸婚书,阿瞳,这个哪里来的。” 我答道:“是倩倩给我的,说三天前有人给她寄了这个东西。” 我妈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拿斜眼瞧着我爸说道:“叶家要是真愿意跟咱结亲,我也不反对。” 我爸说:“十几年前的话当不得真的。” 他深知我们两家家事悬殊,我家是地道的农村人,而叶文强不仅是城里人,而且还出身干部家庭。 一个天,一个地。 就算叶文强履行当年的诺言,我爸也不会答应。 我爸掀开帘布一头钻进了他自己的屋子。 我妈说:“阿瞳你忙活了一天,也早点去睡吧”,说完急忙跟进了屋。 我应了一声也进了自己屋。 三寸小鞋摆放在床头的对面,没有任何动静,但不知怎么滴,我看着这双小鞋感觉邪的慌,心里就有一股莫名恐惧。 鞋对床,鬼上床。 想起这句话我的寒毛就倒竖了起来,怎么样都不敢上床睡觉了。 我的屋里有一台小电视,那是我念书的时候外婆给买的,因为这个我老妈神气了很久。 十三寸的黑白电视。 我打了开来,嗤嗤声响,满屏幕都是雪花。 电视节目都停光了? 我看了一下闹钟,十一点半了,难怪电视节目都停了,我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张老汉说过,一定要赶在十二点之前上床睡觉,结完阴婚。 不然的话,女鬼就会来索我的命。 怎么办? 我想起瞎子给我的纸人,我从兜里拿了出来,就是一张白纸剪成人形,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把这玩意儿放在床上真的能为我续命一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