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4章 积阴德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4章 积阴德

离开张老汉家来到村口的大槐树,刚才在树下闲聊的大妈大婶全都散了,一路过来竟然没看见一个人影。 好像村里人一下子全消失了。 只有村口的一间石堆房内,一个小女孩趴在窗口偷偷的看着我,乌黑的大眼珠子很好奇,就像在看什么没见过的稀罕东西。 我冲她笑了笑,她吓得赶紧躲了起来。 我的笑容顿时就僵在脸上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 回到家,我爸妈都不在,去师傅家帮忙办理后事去了。 按照老汉所说我得把小鞋摆放在床头对面,用鞋尖对准床头。 可我却犹豫了起来。 虽然张老汉说的都有道理,可我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阿瞳……” 门外突然响起猴子的叫声,我一慌就把鞋子摆在了床对面,刚巧鞋尖对着床。 猴子已经从外面走进来:“你在干吗?” 我慌忙用身体挡住小鞋。 猴子见我样子憔悴,脸色煞白煞白的,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又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怕猴子看到那双小鞋,好像被他看到了,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这种感觉浮上心头,我就赶紧把他推出屋子。 猴子的心思完全不在我这儿,这货高兴的说道:“阿瞳,倩倩回来了”。 倩倩就是师傅去省城读大学的女儿。 那是我们村子飞出去的金凤凰,她比我大两岁,长的别提多水灵了,貌美,肤白,大奶子,看了都叫人流口水。 要是能娶到倩倩做老婆,老子少活十年二十年都愿意。 但我知道这是痴心妄想,这头飞出去的金丝雀恐怕不会再回来这个贫困偏僻的山区了。 说起来,她也已经两年没回来了。 有件事让我感觉很奇怪。 虽然我没去过省城,但也知道省城离我们这很远,而且交通很不便利,要先坐火车到西川市,再转长途客车到上头镇,然后再坐面包车…… 如果顺利的话二天能到。 今天早上才通知她师傅过世,她怎么下午就到了? 师傅家办丧事,人来人往的很热闹,隐隐的还有争吵声传出来,是倩倩的声音,而且她正在跟我爸妈争吵。 怎么回事? 我远远看到就跑了过去,挤开人群:“怎么啦?” 真的是倩倩。 她回来了! 倩倩身材高挑,一头宛如黑色瀑布般润泽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鹅蛋型的俏脸,修长的弯弯秀眉下是一双明澈如泉水般的美丽大眼睛,小巧而挺直的鼻梁,柔嫩的嘴唇透着温婉的味道。 她变的比以前更漂亮,更有气质了,嗯,城里人的气质。 倩倩很激动,指着我说:“你来的正好,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死我爸爸的,我爸爸好端端的为什么收了你做徒弟就出了这种事”。 我心虚的呆若木鸡。 张老汉说过,是因为我招惹了女鬼,师傅是被我牵连的,某种意义上说,师傅确实是被我害死的。 亲朋好友都觉的她在无理取闹。 二叔公也在场,村里他资格最老,辈分最高:“倩倩,你冷静点,你爸爸是死于交通意外,跟阿瞳没关系”。 倩倩漂亮的脸蛋涨的通红:“我知道,我就知道,我爸就是他害死的”。 我妈急了:“臭丫头,你别污蔑好人,你说阿瞳害死了你爸,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就别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 倩倩道:“有,当然有……”,可她支支吾吾的说不下去,红着脸道:“反正……反正我爸就是他害死的”。 大家都无奈的摇头。 没人信她的话。 二叔公道:“丫头进去,别在这里瞎闹”。 我妈性子急,倩倩无端往我身上泼脏水,她也是气极了:“儿子,跟妈回家”拉上我的手就要走。 二叔公慌忙道:“阿瞳他妈”。 我妈气鼓鼓停住了脚步。 二叔公拄着拐杖走了过来:“阿坚走了,对倩倩打击太大了,难免会胡思乱想,她们孤儿寡母的,我们得多多体谅,能帮就帮”。 我妈是个口硬心软的人,听二叔公这么说,气也消了不少。 倩倩看着我们,咬了咬牙,转身进了屋。 倩倩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很明白事理,虽说她父亲过世对她打击很大,但也不至于无端的指责我。 在几个乡亲的劝说安慰下,我妈才很不情愿的让我进了师傅的家门。 师傅家里请了送葬队,倒也不用我干什么。 有个青衣瘦小的老人在院子里扎纸人,他面色黑青,目光呆滞没有焦距,竟然是个瞎子。 扎纸人这一行,吃的是阴阳饭。 吃阴阳饭的人,子孙都不昌盛,绝大多数断子绝孙,所以干这行的绝少有子承父业的,多数都是收个命硬的流浪子做徒弟。 而且听说吃阴阳饭的绝大多数身有残疾。 这个老人就是个瞎子。 他扎的纸人红脸白衣,有男有女。 我初看时觉的纸人简单粗糙,甚至有点略显呆滞,可当我看第二眼时却感觉阴深的可怕,心里无故发毛,怎么样都不敢再看。 我急忙转过身去。 我正要离开,身后传来瞎子的声音:“干了这么久的活,主人家能煮点东西吃吗?” 按照农村的习俗请人来干活,除了早中晚三顿还得多一顿下午饭,可现在都快晚上了,难道操办丧礼的人给忘记了? 我应道:“先生你稍等,我这就给你弄。” 老人叮嘱说道:“要二碗,一碗大的,一碗小的。” 师傅家请了村里的伙夫,他正在厨房忙活晚饭,我就问他,院子里送葬队的师傅下午那顿没吃吗? 伙夫说吃了的。 我说那人还要,而且要一碗大的一碗小的。 伙夫点了点头,倒腾了一下,递给我两个碗,一个碗里放的是大米,一个碗里放的是糯米,而且全都是生的。 我愕然的望着他:“这,这什么啊,都还生的……” 伙夫让我尽管拿过去。 我心中暗忖,难道那人说的一碗大的是大米,一碗小的是糯米,我左右手各端了一个送了过去。 瞎子什么都没说,伸手接了过去,然后很随意的就放在地上的纸人的跟前,又从桌上拿起一戳香,举在香烛上。 瞎子的动作很利索,根本不像个瞎子。 等那戳香点着,他左右分开,一手都是三根香,分别插进了糯米跟大米碗里,三根香很诡异又很整齐分散开来。 以前也见过。 通常都是放在角落不起眼的地方,往往都是第一天见了,第二天就已经被人收走。 只是不知道什么用。 瞎子做完这些就返回坐位继续干活了。 我正要转身离开,瞎子问道:“主人家还没成亲吧。” 我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他是瞎子看不到我的表情,于是我说道:“还没。” 瞎子说:“这就难怪了”。 瞎子看不到我的样子,如果能看见我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恐怕就不会这么问了,可我联想到最近两天遇到的诡异事情,就觉得瞎子的话是似有所指了。 我问道:“难怪什么?” 瞎子没有答我,反而问道:“主人家信不信阴德这会事”。 我点头说:“信。” 阴德! 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后,大家就会背后骂他,让他多积点阴德。 这个阴德大意是指在人世间做的而在阴间可以记功的好事,而这么骂人,也暗指这人坏事做尽,死后会很惨,让他早点为死后做准备。 瞎子说:“那多积点阴德吧。” 让我多积点阴德?什么意思,是暗示我没多久好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