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20章 一盏鬼灯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20章 一盏鬼灯

照片上小兰依偎在一个青年男子的怀里,这男子年轻帅气,不正是自己恨之入骨的一叶大师。 一把抢过相本道:“这个人是孙兰的男朋友?” 稳婆点了点头。 我追问道:“你知道这个人叫什么,住哪儿?” 稳婆摇了摇头。 我激动的道:“稳婆婆你好好想想。” 稳婆还是摇了摇头。 我激动万分的道:“有可能就是他杀害了你的孙女,不仅杀了你孙女,还要让你孙女做厉鬼,还把你孙女肚子里的婴儿养成鬼胎。” 稳婆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 我不该说这些,但刚才情绪没控制住。 生怕再刺激到稳婆,不敢再说下去,选择了沉默。 但稳婆都已经听见了,情绪失控的哭嚷道:“挨千刀的,丧尽天良,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握住我跟林东的手道:“小哥,林警官你可要替我孙女主持公道啊。” 我道:“你放心,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林东说道:“稳婆我向你保证,如果他真的是凶手,我们警方一定把他逮捕归案,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还孙兰还有其它受害者一个公道。” 我们这么说了,稳婆的情绪才稳定了一点:“老太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孙女,现在他死了,我也没有牵挂了。” 我听了,心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林东也感觉不对劲,说道:“稳婆,你还有我们这些街坊领居,还有很多人来找你问婚姻,问前程。” 稳婆来到神龛前。 拿了三根香举在香烛的火焰上,香点着后用手扇了扇,特别恭敬的拜了三拜再插进香炉里面。 等香烧了一会,对我说道:“小哥,老太婆死了,你可愿意把老太爷请回家?” 我愕然道:“我?” 稳婆点了点头:“这是我最后一个愿望,算是老太婆求你了,若有来身我必定报答你这份恩情。”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稳婆一辈子受神的庇佑,靠香油钱养活了子孙后代,现在要死了,不是说撒手不管就行的。 可也不能甩给我吧。 稳婆见我面露难色,竟要下跪。 这怎么受得起,我慌忙拉住她的手道:“稳婆,你快起来……” 稳婆说我不答应她就不起来,我无奈的道:“我,哎……我答应,我答应,你快起来。” 稳婆这才站起身来。 当天晚上稳婆就走了, 她把自己梳洗的干干净净,穿戴的整整齐齐,躺在床上。 我们从稳婆家出来就去了警局。 很可惜,警局并没有一叶的资料,而单凭这么一张照片并不能认定一叶跟案子有关,更加不能发出通缉令。 只能自己调查。 昨夜在小树林我差一点就见到他了。 就差一点。 我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是不是说,他当时看到我了,如果他知道我没死…… 我的背脊有些发凉。 一叶已经够难对付了,现在他明我暗,以后要更加小心。 林东感觉到我有些紧张,问道:“名瞳你怎么了,脸色很差。” 我摇了摇头。 振作精神道:“你们调查封门村案子的时候有没有查过一个叫陈倩倩的女生,原本是在建安大学念书的,后来又听说建安大学没她这个人。” 林东道:“是不是你师傅陈坚的女儿陈倩倩!” 我道:“对,就是她。”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种种迹象表明,倩倩恐怕知道甚至参与了这件事。 她一回来就指责我害死了师傅。 还给了我奇怪的婚书。 新郎是我,媒人是师傅,而妻子只是跟我从小有承诺婚约的叶文强叔叔的女儿叶小晴。 而让我确定她有问题的是,棺材里没有师傅的尸体,她作为师傅的独女封棺这么大的事她肯定在场。 一叶不可能瞒得过她的眼睛。 除非两人同谋。 一叶就是倩倩找来的,再联想到两人不经意间的亲密态度,这个可能性越发的大了起来。 林东道:“她跟村民一样也失踪了。” 我道:“不,她跟村民不一样,她离开了村子两年,这两年她在外面干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我们全都不知道。” 林东道:“你是想要我调查陈倩倩的过去二年吧。” 不愧是刑警,我一说他就明白。 晚上我们在家收拾东西,主要是要把神龛的位子安排好。 我们乡下的房子一定有门神,还请了土地爷,而一些巷子口都会立一个泰山石敢当。 城里人就没那么讲究了。 什么都不弄。 所以要是常时间没住人,没有两三个鬼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把神龛摆在了客厅也可以守家庇宅。 夜里下了一场雨,早晨的空气很新鲜。 林东起来时,我已经从外面买了糯米饭回来,这东西就是药,得坚持吃。 林东出门上班前,我叫住了他:“过来,给老太爷上香。” 这货很不乐意:“不用了吧。” 我拿了三根像举在烛火上道:“随便你,这可是好事,可趋吉避凶。” 林东还是有些不信:“真的假的?” 香烧着以后,我很诚心的拿在手里朝拜老太爷,然后把香插进香炉里面。 三香测凶吉。 也是很有学问的,同样的香同时点燃的话燃烧的速度是相差无几的,可偏偏有的时候却出现很明显的偏差。 两长一短或者两短一长。 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香真的烧成两短一长,那么就要小心了,老太爷提醒你会出事。 警察这行整天跟罪犯打交道,危险的很,听我这么说,林东赶紧过来给老太爷烧香,祈求老太爷保佑平安。 我道:“上香拜神要心诚。” 这货上完香,还在旁边等了一会,看完香的走势才出门。 三香测凶吉是非常复杂的一门学问。 三香会烧出很多形态,就以两短一长来说也有很多种,左中两根短,跟左右两根短也是不同的。 还要看香灰的情况复杂的很。 瞎子的书上只是提了一句,没有详细解说。 香炉内,林东上的三根香没有丝毫的问题全都一样长,可我烧的三根香却出了状况。 两边短中间长。 两短一长! 我的心头猛然一颤,莫名的恐惧从心里往外滋生,汗毛的倒竖了起来,双手不由控制的微微颤抖。 凶兆! 一叶,一定是一叶! 昨晚在小树林他一定是看到我了,一定看到我了,他要来杀我? 怎么办? 我痛恨我自己竟然害怕,是我太软弱,懂的太少,面对一叶竟然怕成这样。 我逼着自己变得勇敢。 爸妈不在了,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我必须勇敢起来。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之所以这么害怕,是因为对一叶阴阳术的忌惮,被活埋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如同惊弓之鸟。 他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还无从得知,但我必须做好准备。 我打算去一趟西川市的庙街买一些必备品。 庙街是文化遗产,这里有一座青云观,听说是南宋时期建造的,现在成了半旅游景点了。 青云观前的那一条街就叫庙街。 街道上都是卖各种商品的小贩,算命看相的,门口一家店则是搞生死敛葬的。 看到这家店我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师傅家搞殓葬好像就是昨天的事,好像什么东西没买齐,进去看看一样。 老板是个中年干瘦的男人。 看到他我仿佛看到了瞎子,同样瘦小,面色青黑,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这是沾染了阴气,阳气虚弱的缘故。 由此也可断定,这家店的老板应该是有真本事的。 老板看了我一眼也不招呼,说道:“家中无事要办,就不要进这店门,也不懂得避讳。” 我被老板的态度弄的不爽:“你怎么知道我不买东西。” 老板道:“我见你面无忧愁之色,谁家死了人是你这幅样子。” 我道:“家里不死人就不能买东西吗?” 老板道:“当然可以。” 他也不理我了,我则自顾自的看了起来,里面的屋顶吊着一盏灯笼。 这种纸糊的灯笼已经很少见了,而我看到的不是白色就是红色,但这灯笼却是蓝色。 蓝灯笼。 我记得瞎子的书中有记载,蓝灯笼送葬这一行内还有一个别称叫鬼灯。 鬼灯点起时,方圆数里的孤魂野鬼都能看见,都会跟着你走。 这人在店里挂一盏鬼灯做什么? 老板看似漠不关心却不时的留意我的举动,见我的目光在蓝灯笼上逗留,脸色微微起了变化。 玻璃柜内一口小棺材又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这口小棺材不过手掌大小,完全按照棺材的制造规矩,三块长木,两块短木制作而成。 寓意三长两短。 而在前后都用鎏金一样的物质雕刻着‘奠’字,非常精致。 我偷偷用通灵术查看了一下,这口小棺竟然散发着黑气,心中微动,这绝不是一般的物件。 我问道:“老板,这口小棺怎么卖。” 老板上下重新打量了我道:“你想要?” 我点了点头。 老板转身从把小棺材拿了出来,恭敬的摆放到了我跟前。 我知道他的这种恭敬不是对我,而是对这口小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