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9章 照片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9章 照片

也许是另外一双呢。 瞎子的杂记里面有记载,这种小鞋是极好的饲养鬼妾之物,出现类似的并不稀奇。 但万一是呢? 我一定要搞清楚,说道:“不行,现在就进去,白天来恐怕什么都查不到了。” 林东知道我说的在理,但他心里害怕。 支支吾吾的,脸涨的通红,说道:“要不,我在树林外等你?” 我深深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向树林走去。 周围静的可怕。 黑压压的。 只有我自己的脚步声跟喘息声。 刚走到树林口,就感到冷风吹拂,竟然有些冷。 现在可是炎夏,竟然站在树林口就感觉冷,树林内的阴气之重都快赶上我们村后山的棺材地了,恐怕里面死了不少人。 心里不免更加的紧张了,手心全是汗。 走了进去,却没有看到那具吊挂在树上的女尸,地上也没有找到小鞋。 身后传来林东的惊恐的大叫声:“名瞳。” 我猛的转过身去,就看到一根绳子从树上垂了下来,吓得我的魂飞魄散,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绳子一把缠绕住了我的脖子。 绳子的力量极大。 勒住我的脖子就往上拉,我也有一百三十多斤,任我怎么挣扎都没用,一下子就被拉了上去。 整个人就被吊在了空中。 林东扑过来想要拉住我的脚,但绳子拉的太快了,他扑空了。 我被拉的很高,足有三米多。 喘不过气来还是其次,更多的是害怕,是恐惧。 我拼命的用手勒开缠绕住脖子的绳子,由于不着地,发不上力气,双脚使劲的蹬。 我看到地面上的小鞋了,使劲喊道:“鞋子,鞋子。” 林东在我的正下方,他跳了几次都没有够到我,听到我喊鞋子,低下头去,脚边竟然有一双鲜红色一尘不染的鞋子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我喊道:“踢掉,踢……” 林东是刑警,应对危机的本能反应还是很快的,第一时间扬脚就把鞋子踢开了。 小鞋一被踢开。 勒着我的绳子突然没了力气。 缠绕着我脖子上的绳子松了,而我直接就掉下去了。 林东则刚好在我的身下,听到我草一声咒骂,正好压他身上了,我俩一起摔在了地上。 幸亏他在我底下垫着,要不三米多高这么突然掉下来估计够呛。 我倒在地上的同时,抬头上望,绳子不停的往上升,消失在了树梢,立刻收回目光向小鞋望去。 被林东踢在一旁的小鞋也不见了。 我们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屁滚尿流的逃出树林。 太吓人了。 幸亏没有追出来。 我俩一口气逃回车里,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对视了一眼,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林东道:“现在怎么办?” 树林里太可怕了,我又是个半吊子,刚才要不是林东跟进来,我可能就已经被吊死了。 说道:“先回家吧。” 回到家中,林东还没回过神来,去冰箱拿了两罐啤酒,扔给我一批,喷的一声打开猛灌了几口:“真他娘的吓人,老子枪零弹雨都不怕,刚才差点被吓死。” 我顺手拉开易拉罐,但还在想那双小鞋的事。 林东问道:“你怎么知道踢掉鞋子能有用。”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当时只是本能的觉的绳子跟小鞋有联系。 我挤出一丝笑容道:“想不到你还挺讲义气的”,亏了他跟进来,要不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吊死鬼了。 林东朝我挤了一下眉毛。 我们商量了一下打算明天白天再去一趟树林。 睡觉时,我在地铺上翻来翻去的睡不着。 阴阳师的手段太可怕了,像我目前半吊子的水准,分分钟被弄死,还无处伸冤。 我必须变强。 不然就算找到一叶,也只是送死。 想到这里我拿出瞎子给我的书看了起来。 第二天。 一大早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是警局打来的,说是昨天被林东开枪打死的女人的尸体被人给偷了。 让林东回警局。 我帮林东检查了一下伤口,上面的黑色好像淡了一点,说道:“效果还行,从今天开始早午晚三餐都吃糯米饭。” 林东点了点头。 我提醒道:“让你受伤的同事也都吃。” 这个有点麻烦,他的同事未必肯吃,可我管不了这个,让林东自己烦恼去吧。 林东说道:“名瞳,跟我一起去警局,我打算带着兄弟们一起去西山树林,人多阳气重,互相也有个照顾。” 确实两个人进去太危险了。 来到西川市警局,听说李长宇已经出院了,但今天还不能来上班。 林东进去没多久就带着一般子十几个警察出发了。 坐进警车呼啦啦的拉响警报。 端是威风吓人。 我坐林东的车子的副驾驶,顿时有种高大上的感觉。 警车直扑西山树林。 白天西山树林的景象跟昨天完全不一样,鸟语清脆,清风拂面,舒服的不得了。 “进去。” 十几跟穿着*的警察涌进树林。 树林并不是很大,不一会就搜了个遍,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林东来到我的身旁道:“难道转移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有这个可能。” 昨天我们闯进来,等于是打草惊蛇了,背后那位阴阳师为了保守起见是有可能把女尸转移了。 脚下的泥地有些奇怪。 颜色特别黑。 我抓了一点起来闻了闻,竟然没有泥土的味道,应该是碳粉,用鞋子用力划了一下,泥土翻开露出一片白。 林东跟我同时一惊。 石灰! 我道:“碳粉防潮,石灰防腐,看来这是应该用来养尸的。” 闭上眼睛,剑指在眼前划过。 看到不远处的地下散发着黑光,走了几步,又看见地下散发出黑光。 林东问道:“怎么样?” 我把散发着黑光的位置指给了林东:“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挖开看看。” 林东点了点头,在出发之前,我们就预料到对方有可能埋尸体,所以带着洛阳铲。 他就带着警员挖了起来。 泥土很松软挖起来并不费劲,林东手里的洛阳铲钉一声,好像挖到了硬的东西,他蹲下去用手拨开泥土一看。 一根黝黑有干瘪的手指,从短而见习的形状来看,是一根小手指! 林东吓的叫了起来:“妈呀!” 顿时所有警员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看到那节露出泥土的小手指,都善意的笑了起来。 智勇无双的林东竟然被一具尸体给吓到了。 要是以前林东那是绝对不会怕的,但经历这两天的事,他再强的神经都快绷不住了。 完全挖开后。 下面露出一具干瘪发黑的尸体,因为这里铺了碳粉跟石灰严重影响到法医检测其死亡年龄。 盆骨形状来看应该是具女尸体。 而且腹部微微鼓起。 这具女尸死之前应该是怀有身孕。 林东这位警察很敏感,他跟我说道:“怎么回事,怎么都是孕妇,真暮雪,昨天的女尸,还有今天这具。” 我道:“把另外两处挖出来看看。” 跟预料的情况一样。 另外两处也都挖出了尸体,腐蚀程度不一,但都是女性,而且都是有孕在身。 这让我联想起瞎子那本书上一节内容。 养鬼胎!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阴阳师也太没人性了,一般鬼胎形成都是无意的,他却杀孕妇养鬼胎。 想想都毛骨悚然。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他应该还没有成功。 挖出来的几具女尸都没有成为厉鬼,自然也养不出鬼胎。 林东道:“把尸体带回去,验证身份。” 今天也算有惊无险,林东也没有空手而归,他可是跟领导打了包票的,要是空手回去都不知道怎么交差。 幸亏挖了几具尸体出来。 回到警署,通过dna对比,其中一具女尸的身份很快就确认了。 说起来也是巧合,竟然是对门老婆婆的孙女孙兰。 正因为老婆婆报警,警方调查失踪案采集了孙兰的dna,才会如此快的就确定身份。 林东很是唏嘘,他都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对门的稳婆。 担心老人家年纪大受不了。 我们敲开了稳婆家的门,他见是我跟林东,把我们请进屋来。 客厅正中就是神龛。 神像很奇怪,我不认得是哪路神仙,红衣加身,怒目而视,很吓人。 家里光线很差,所有的门窗紧闭,连窗帘都拉上了。 大白天的跟晚上似的。 稳婆请我们坐下,说道:“是不是我孙女有消息了。” 林东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稳婆露出苦涩的表情,眼睛红了起来,说道:“林警官你别骗我了,你平时看到我躲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登门。” 想不到稳婆心灵如此透亮。 林东也没办法隐瞒了,把事情给说了。 稳婆听了差点坐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捶打自己的胸口,悲痛欲绝的道:“我孙女死的冤啊,冤啊……” 林东道:“我来就是想查案子,把真凶逮捕归案。” 稳婆控制住情绪道:“林警官,你想问什么,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林东道:“孙兰失踪之前都跟什么人来往?” 稳婆道:“她的朋友我都不认识,哦对了,我记得她出事之前特别高兴,说交了一个男朋友,满脸都是笑容。” 孙兰死的时候肚子里是有身孕的。 林东道:“你知道她男朋友是谁吗?” 稳婆道:“你们等等,我记得有张小兰跟他男朋友的照片,当时她很高兴拿给我看,后来就放在她屋里了。” 稳婆起身进了孙兰的房间。 不一会,稳婆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相册出来。 里面全是孙兰的照片,挺秀气的一个姑娘。 翻到一半,稳婆停住了手,指着照片上一个跟孙兰合影的男子道:“这就是小兰的男朋友。” 我望了过去,整个人眼睛顿时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