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8章 又见三寸小鞋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8章 又见三寸小鞋

林东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右手握成了拳头,罪犯固然是罪有因得,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林东握拳用力过猛,手臂上的伤口又流出血来了。 我去储藏室拿了医疗箱出来,用棉花沾了碘伏替他处理伤口,伤口流出的血液颜色有点奇怪。 红中带黑。 手臂伤口流出的血应该是鲜红的才对。 我问道:“疼吗?” 林东摇了摇头,说道:“好像还挺舒服的。” 这死变态。 可他接下来的话,让我眉头一皱,林东道:“奇怪,真的感觉不到疼,怎么完全没感觉。” 我用力摁了一下。 林东脸上毫无变化,好像伤口是长在别人身上一样。 我问道:“除了你,你还有同事受伤吗?” 林东道:“都挂彩了,我算是轻的,有二个兄弟被整个人举了起来后扔了出去,一个摔断了肋骨,一个断了一条胫骨,都住院了。” 我道:“你觉的一个正常的女人,而且还怀了孕,有那么大的力气吗?” 林东面色一变的道:“你是说那女的鬼上身?” 我摇头道:“虽然鬼上身也会有异于常人的力量,但抓伤你的伤口不应该有尸毒。” 林东脸色大变的叫了起来:“什么,尸毒。” 我虽然不是百分百肯定,心里也有七八分把握,说道:“你的血液红中带黑,而且伤口麻木没痛觉,这些都是中了尸毒的表现。” 林东听我这么说伸出手指在伤口上摁了摁,完全没感觉:“怎么会这样?” 我道:“尸体有感觉么。” 林东脸色变的煞白,说道:“你别吓我。” 我道:“信不信随你。” 林东慌忙拉住我道:“信,我信,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我伸出手指做出数钱的样子道:“这个办法么……” 林东一脸郁闷的道:“这次又想要多少。” 我比出一个剪刀手说道:“二千。” 林东眼睛顿时就瞪了起来,怒道:“你抢劫啊。” 我说道:“不给算了,你自己想办法”,我也不想敲诈他,可是我房间没有床啊,总不能一直打地铺吧。 林东还是乖乖的交了钱。 我拿起来数了数,正好两千,在掌心拍一下,很潇洒的道:“走,晚上我请。” 林东从来不做饭,一贯都是在外面吃,要么在单位吃。 我就更加不会做了。 家里的家务都是我老妈一手包办的。 出门时看到老婆婆的家门,我说道:“对了,对面的老婆婆让我问问你她孙女的案子怎么样了。” 林东叹了口气道:“她孙女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了。” 我们进了小区门口的一间快餐店,一口气点了五碗糯米饭。 林东道:“点那么多,你吃得下吗?” 我道:“不想吃也得吃。” 林东道:“小心撑死你。” 等老板上菜的时候,我一股脑全都推到林东的跟前说道:“糯米可以解尸毒,可你的尸毒已经深入血液,就只能吃糯米饭了,虽然效果差了一点,但多吃也是一样的。” 林东道:“名瞳,你不会玩我吧。” 我道:“快点吃,吃完,晚上还要干活呢?” 他应该是很信任我的,为了解尸毒,竟然真的把五碗糯米饭全都吃了。 至于效果怎么样,说实话我也不没底,瞎子杂记上只是说生糯米能解尸毒,能克制污秽之物。 可尸毒已经进入到林东的血液之中,生吃肯定不行。 糯米很发,有些人吃了脸上还会冒红豆一样的东西,那就煮熟了吃下去,就连带着尸毒一起发出来。 这样尸毒也就解了。 理就这么个理,但还要看具体情况。 林东挺着肚子,摊在椅子上,一脸痛苦的说道:“撑死了,我受伤的同事也都要吃吗?” 我点了点头。 林东相信我的话,是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一些事情,可他的同事恐怕不会相信。 这可是件麻烦事。 更糟糕的是,尸毒会蔓延,一旦进入心脏,感染五脏六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 林东道:“今天我枪杀的那个女的,真的已经死了?。” 我点了点头。 除了女人是具死尸,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她造成的伤口带有尸毒。 林东有些不信,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瞎子给我的那本杂记上有记载,死尸有很多种,死后身体僵硬的叫僵尸,尸体柔软的叫行尸。 在湘西一带有著名的赶尸道长。 他们以替人赶尸为生,对于如何控制尸体非常有研究,有很多不传之秘。 我道:“想让尸体动,并不是很难。” 筷子挫了一下林东的膝盖,他的脚就弹了一下。 林东若有所思。 我道:“这就是控制尸体的原理,但这门学问很深,如果没人教根本摸不到头脑。” 林东问道:“你会吗?” 我摇了摇头,瞎子给我的杂记里面只记载了抓鬼驱魔的一些往事,而藏在里面的金字都是阴阳术符箓还有阵法。 并没有涉及到控尸。 晚上十点左右,我跟林东驱车来到警局敛尸房门口。 但是躲在车里没下来。 林东压低声音道:“你说那女尸真的会自己走出来?” 这个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这女尸真的是让阴阳师控制的,有一半的可能他会收回去。 当然也有可能被阴阳师直接放弃。 我拿出书本看了起来。 林东道:“黑灯瞎火的你看得清楚吗?” 我道:“越黑看的越清楚。” 通灵术就是这样,跟肉眼刚好相反,周围的环境越黑,金字看的越清楚。 林东道:“真是个怪人。” 我现在对于阴阳术还有这方面的知识非常渴望。 我有一种预感,这方面的知识越丰富,离我知道名花流村的案子的真相就越近。 也就能打入阴阳师的圈子,找到一叶。 又过了一个小时。 殓尸房方向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林东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要说等罪犯什么的,他是极有耐心,但今晚是蹲女尸,这就有点搞了。 而我则沉浸在金字里。 又过了一个小时。 林东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殓尸房方向传来砰的一声类似玻璃窗打碎的声音。 我们俩精神都为之一震,心里也紧张了起来,身体前倾的盯住殓尸房方向。 紧闭的大门晃动了两下,是有人在里面用手拉。 砰,砰砰,砰砰砰…… 拉的越来越猛烈,大门开始砰砰砰作响,这可不是一般的木门,可是铁门啊,中间都被拉的凹陷进去了。 这得多大的力气啊。 我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林东比我还不堪,拼命的吞口水,嘴角都在哆嗦。 砰! 铁门被暴力的拉开。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看到一个人影倒映在门口的墙壁上。 慢慢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这一刻,惊慌堵满我的胸膛感觉要窒息了一样。 我对自己说要镇定,这种场面都应付不了,以后怎么对付一叶,怎么解救父母跟村民。 林东吓的一把掐住我的胳膊。 疼的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货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就算他经历再多的枪林弹雨,可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也要吓个半死。 一个罩着白挂衣披头散发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赤着脚踩在碎玻璃上,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向着远方的黑暗中走去。 林东哆哆嗦嗦道:“真,真……真的是女尸。” 我也是第一次见,自己也都被吓得呆住了。 林东道:“你,你去收她啊。” 开玩笑。 怎么收,五六个训练有素的刑警都干不过,像我这样的上去不够她塞牙缝的。 我道:“跟着她,看看是什么人在搞鬼。” 林东眼睛一亮,对。 我们下了车,大着胆子,战战兢兢的跟在女尸的后面。 跟了十几分钟,女尸进入了一条暗巷。 暗巷里没有路灯,深处更是乌漆麻黑一点都看不清,目视着女尸走进黑暗中。 我俩都停了下来,不敢跟进去。 怕? 有什么好怕的,最多就是个死,老子又没有死过。 我鼓足勇气跟了进去。 林东见我跟进巷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了进来。 巷子并不长。 走了没几分钟就出来了,眼前是一片草木,竟然到了山脚下。 林东低吟道:“是西山。” 西川市内山不多,西山是最高的,由于地理位置以及周围产业的原因开发的很差,再加上这里不远有一间殡仪馆,没人敢晚上到这里来。 女尸走进了一片黑压压的树林。 一棵棵黑黝黝的大树像张牙舞爪的鬼影,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似在鬼哭嚎,别说进去了,就远远的看一眼都让人害怕。 林东这货怂了,说道:“要不咱回吧,明天再来查。” 我闭上眼睛,剑指在眼前轻轻划过。 我看到一个女尸吊挂在树上,垂下赤裸的双脚,吓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妈啊。 在她垂直的地面摆着一双小鞋。 大红色,还秀了一朵大牡丹,鞋不过手掌那么大,是三寸小鞋! 心脏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起来。 各种情绪如海浪般拍打了过来,几乎失控,是激动,是彷徨,还是害怕…… 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