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7章 天赋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7章 天赋

李长宇躺在病床上,满头大汗,嘴里不停的发出梦呓声。 我忍不住道:“好凶啊。” 要知道警察的人火比一般人旺,而且李长宇很健壮,就这样还一病不起,足以说明昨天夜里那东西有多凶了。 林东端着一杯鸡血道:“真的给他喝吗?” 我道:“鸡血要新鲜滚烫的效果才好。” 公鸡身上阳气重,鸡血还能用来对付鬼怪,想必祛除李队长身上残留的阴气应该问题不大。 林东捏住李长宇的鼻子,把鸡血给他灌了进去。 我问道:“真暮雪的事情你调查了吗?” 林东道:“西川市有四家殡仪馆,我都去过了,都没有处理过真暮雪的尸体,连她公公刘二兵的尸体也没有处理过。” 这在我的预料之中,而且我估计,这件事必定跟阴阳师有关。 用红绳绑住尸体的双脚,这种事情也只有阴阳师会干。 我省的阴阳师,叶家算是地头蛇。 这件事说不定跟叶家有关系。 一叶…… 我道:“下午,我们去真暮雪家附近调查一下。” 林东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林东是出于一个警察对案件的推理,而我则是从阴阳学说判断的。 死在哪里就是哪里的鬼魂。 真暮雪双脚被绑,哪里都去不了,昨夜她所站的路口有可能就是她死亡的地点。 李长宇梦呓的声音渐渐轻了,情况稳定了不少。 林东欢喜的道:“还真管用。” 说实在的,我也没有多大把握,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没想到真灵。 可林东看向我的目光就有些变了。 我在他眼中恐怕真的成了一个有本事的高人了,事实上,我绝逼是一个半吊子。 来到昨天吃宵夜的地方。 整条街空空荡荡的,跟昨夜热闹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来到昨天真暮雪站立的地方。 闭上眼睛,眼前顿时一黑,剑指微弯,在眼前用力划过,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 林东道:“有什么发现吗?” 我摇了摇头。 林东道:“我问过周围的邻居,房子是三天前被人强制收走的,也就是当天,刘二兵也就是真暮雪的公公心脏病发当场气死,同时,真暮雪也失踪了。” 我问道:“她家住哪里?” 林东抬起头来,指向四楼靠左的阳台:“就四楼那间。” 我道:“进去看看” 真暮雪家里很乱,家具桌椅摔了一地,应该是被人硬赶出来的时候发生了扭打。 我从兜里拿出两张黄纸。 用朱砂笔在其中一张上画上了‘镇尸符’。 这是我第一次画,但我隔空练习了很多次,在脑中也练习了很多次,虽然有些生疏,但还是画了出来。 林东道:“你画的是什么?” 我答道:“是镇尸符。” 是最低级的符箓,没多大作用,就是用来镇压尸体防止尸变。 另外一张纸我没有画。 拿着两张纸在手里,一起撒向天空。 林东看着飘飘而落的纸张莫名其妙的问道:“你在搞什么鬼?” 我没有答他,目光专注的盯着空中翻飞的两张纸条。 另外一张纸率先掉落在地,画了‘镇尸符’的符纸在空中飘飘洒洒,要比没有画的纸张掉落的慢。 按照道理来说,符箓上面沾染了朱砂,应该比较重,应该早点落地的。 但事实却相反。 我道:“这里存放过尸体。” 林东道:“你这么扔一下就能确定。” 我点了点头。 ‘镇尸符’能在没有粘糊的时候贴在棺材上或者尸体上不掉落,是因为‘镇尸符’对尸气有吸附作用。 而刚才我把‘镇尸符’扔向空中,它的轨迹跟普通的纸张出现明显差异,这说明这间屋子里有尸气。 那么这里就停放过尸体。 恐怕也只有我这种自学成才的人才会用‘镇尸符’来判断房间有没有停放过尸体吧。 那么这事就奇怪了。 刘二兵也就是真暮雪的公公是因为被赶出家门心脏病发,据街坊邻居说他是死在外面的。 而他们被赶出去后,街坊邻居就没见过他们。 按理来说,这里就应该空了,怎么会停过尸体呢。 林东道:“难道真暮雪是死在这里?” 我走向阳台,指向楼下的路口处说道:“她应该死在那里。” 林东道:“你是说她从阳台上掉下去摔死了。” 我道:“极有可能。” 林东道:“自杀的可能性不大,极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的。” 我道:“对,如果是自杀,就不会有人收尸,一个尸体躺在马路上肯定会被人发现,多数是被人推下去摔死的。” 林东道:“找到这个凶手,就能找到真暮雪的尸体。” 林东为了确定我的推断是否准确,又重新跑下楼去,在真暮雪昨夜站立的地方仔细的勘察了起来,地面上有未洗干净的血迹。 前两天一直下大雨,虽然血迹被冲淡了,但还是留下了痕迹。 林东道:“是什么人把他推下楼的。” 我道:“我又不是警察,我只负责找尸体,还有,我一个单子收一千,你的话八折。” 林东怒道:“我靠,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贪钱。” 我一脸无奈的道:“我一个乡下小子要在城里谋生,不得多挣点钱吗?” 林东道:“好,只要破获这件案子,找到真暮雪的尸体,八百就八百,那接下来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我道:“当然找尸体了。” 林东道:“去哪儿找?” 我当然说不出来了,可要是说不知道,完全不附和我神棍的形象,拿捏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先把凶手找出来。” 林东道:“你去哪儿?” 我向路口走去:“去买生活用品。” 回到车里时,车里的电话有未接显示,林东拨了回去,是警局打来的,让林东回去,有案子。 刑警就是这样,什么时候有案子什么时候就得干活。 林东道:“我不能陪你去了,前面就有家超市,你自己去,还有,别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的。” 我已经从车里跳了下来,懒得听他废话。 去超市买了日用品跟几件廉价的衣服,就转道回家了。 正打算开门时斜对面的老婆婆又出现在我的身后,说道:“林警官,我孙女的案子怎么样了。” 我转过去笑道:“老奶奶,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林东,我是他的朋友。” 老婆婆道:“林警官回来,你帮我问一下,我孙女的案子怎么样了?” 我点了点头。 目送老婆婆回了家之后,我也开门进了屋。 把东西收拾妥当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瞎子给我的扎记。 关于这本书,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 女鬼是怎么知道瞎子给我的书里面藏着金字的秘密的。 书籍的上面写满了文字,而金字只有在施展通灵术的情况下才能看到,而通灵术不是谁都能学得会的。 我估计,瞎子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这书里还藏着秘密。 如果是这样,就更加奇怪了。 女鬼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知道金字能抵御寒气。 难不成她们早就认识? 如果他们真的早就认识,那瞎子主动跟我说话,还给了我纸人小鬼,就有借我的手对付女鬼的嫌疑了。 女鬼受伤之后就没办法救我出坟墓。 这难道就是瞎子的目的? 如果这种推断成立的话,那岂不是说瞎子跟一叶是一伙的。 我一定要尽快解开这个谜团,救出我爸妈跟全村的人。 生有生的救法,死有死的厚葬。 一定要让她们解脱。 门口传来钥匙开门声,我合上了书本收了起来。 林东推门进来,他显得很疲惫,脸上手臂上都是打斗留下的淤青,衣服上还沾着血迹。 我道:“受伤了?” 林东来到我的身旁,倒在沙发上说道:“常有的事。” 他道:“妈的,一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五六个刑警都摁不住,简直是个怪物。” 刑警都是搏击高手,一个人轻轻松松就能撂倒几个甚至十几个普通人。 五六个刑警摁不住? 那岂不是说她一个人可以干五六十人。 还是个女人! 我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一条四五公分长的指甲刮口,红中带黑,问道:“那人犯了什么罪。” 林东道:“杀人。” 我问道:“人呢?” 林东道:“击毙了,我开的枪,当时她掐着我一个同事,她那么大的力气,我怕被掐死,就开枪了。” 我问道:“人呢?” 林东道:“送去敛尸房了。” 我道:“我想看看。” 林东诧异的看看我,问道:“怎么?有问题吗?你别整天神神叨叨的行不。” 我道:“那算了。” 其实我也不想管,我这半吊子,搞不好会把自己小命搭进去,只是念在林东的份上提了一嘴。 林东看到我这幅表情,再想起办案时,那柔弱女人凶猛的像个怪兽,说道:“好吧,好吧,跟我来书房。” 林东打开书房的门,里面空空荡荡,靠墙的位置铺了席子,上面放着被褥跟枕头。 他大叫了起来:“我的电脑呢?” 我道:“哦,房间的电视坏了,开不起来,让我搬出去了,这里以后就是我的房间了。” 林东一阵无语。 他把电脑从杂货房里搬了出来,接好电线跟网络,一脸鄙视的道:“这是电脑,电脑!不是电视。” 登上警局网输入账号跟密码。 林东说道:“殓尸房你是绝对不能进的,我这里有验尸报告跟照片,我点出来你看一下吧。”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法医把伤口全都拍了下来,致命伤当然是林东那一枪,背后射入心脏。 手臂上有一些抓痕。 法医还拍了她的腹部,微微隆起,查看验尸报告,说她怀着四个月的身孕。 林东愕然道:“是个孕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