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6章 红绳束缚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6章 红绳束缚

“来了” 老板拿着烤好的羊肉串放在托盘里送了上来:“干嘛要回去吃,吃东西也要讲究个气氛的。” 老板是个四十左右的胖子。 他向我们使了使眼神,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路口站着一个清丽的女人,穿着洁白的连体裙,身材高挑,容貌姣好。 只是小腹鼓起,应该是有孕在身。 嘴里一直说着:“哪位好心的过路君子,帮我葬了我公公……” 老板向我们投来男人都懂的眼神。 林东道:“怎么回事?” 老板说道:“这女的老公是个赌鬼,连房子都输出去了,还欠了一屁股債,他老爸被活活气死了,他自己也逃了,留下她一个女人还怀着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谁肯收留她,她就跟谁走。” 可能是注意到我们在讨论她。 她向我们望了过来:“哪位好心的过路君子,帮我葬了我公公……” 真的很漂亮,身上有一种温婉的气质。 我跟林东唏嘘不已。 这么漂亮一个女人,命运竟然如此多厄,让人心生不忍。 林东是性情中人,摸了摸口袋里还有几百块钱,虽然不能收留这个女的,但在经济上支持一下还是可以的。 但他走到半道却折了回来。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有些发白。 我问道:“怎么啦?” 他道:“你说鬼是没有影子的,是不是真的。” 我点了点头。 他的表情露出怪异之色,我马上领悟过来:“你是说?” 林东慌忙向我摇头,示意我别再说下去。 我双眼闭了起来,眼前顿时一黑。 剑指微微弯曲,在眼前缓缓划过,在她双脚的脚踝处闪着红光。 重新睁开双眼,定睛望向她的脚踝处,才看清她的双脚被一根红绳给绑住了,难怪一动不动。 她说道:“哪位好心的过路君子,帮我葬了我公公……” 有人用红绳绑住了她尸体的双脚,使得她的魂魄不能走动。 这是封建时代的一种阴阳术。 常用于惩罚出轨的人妻,处死后用红绳绑住她的双脚,让她死后做个守家鬼,为自己生前的行为赎罪。 时至今日竟然还有人这么干。 太缺德了。 我把事情跟林东说了,这位正义感十足的警察听了,满脸怒气。 林东说道:“有没有办法破解?” 我说道:“很简单,找到她的尸体剪掉红绳就行了。” 跟老板打听到她的名字叫真暮雪,原本家就在她现在所站立的路口边的一号楼,至于是几单元几零几室就不知道了。 委婉的声音又传来:“哪位好心的过路君子,帮我葬了我公公……” 我问林东:“城里一般怎么处理尸体。” 林东道:“当然火葬了。” 话说完,林东自己顿了一下,他感觉到奇怪:“难不成她公公的尸体没有火葬,没理由啊,就算没钱安排后事,有关部门也会出面把尸体处理掉。” 我说道:“她的尸体也没有烧。” 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尸体烧了,就会连带着红绳一起烧掉,她也就不会被红绳绑住双脚了。 所以,她的尸体一定没烧。 林东留意到我的视线时不时的望向大槐树,担忧的道:“怎么啦?” 大槐树下多了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拍皮球。 他玩的很开心,嘴里还数着数,一个,二个,三个……偶尔失误,皮球向街道的中间滚去。 滚动的皮球散发着妖异的绿光。 他咯咯笑的追着皮球跑,一边还道:“叔叔,帮我捡一下。” 刚巧,皮球滚到了我们桌子边。 林东微微一笑,就要低头去捡皮球,我一把拉住了他:“别捡。” 林东被我弄的一头雾水,歉意的向那小孩露出一丝微笑,转而对我说道:“做什么,帮他捡一下球而已。” 我道:“你帮他捡了皮球,就要永远陪他玩下去。” 林东吓的张大了嘴巴。 小孩自己捡了皮球,然后又跑回槐树地下,继续拍,一个,二个,三个…… 林东惊魂未定的道:“怎么会这样。” 我说道:“今天是鬼节,是阴气最重的日子,也是人火最弱的时候,我们赶紧走吧,万一运气不好惹上就麻烦了。” 林东慌忙点头,叫来了老板买单。 我问老板:“这里几点关门?” 老板答道:“也差不多了,一般都是二点半到三点。” 我道:“今天早点收摊吧。” 老板笑着点点头。 回到招待所已经快三点了,我跟林东冲了澡就准备睡了。 林东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今天的经历的事太刺激了,睡不着,总找我说话。 我则困的要死:“你赶紧睡吧,明天别忘了,找真暮雪的尸体。” 林东道:“放心,你不说我也记得。” 我说道:“你们警察事情多,怕你忘了。” 林东刚才说的话,真暮雪都听到了的,如果林东做不到,那么就是失信,就真暮雪而言就是欺骗。 骗人可以,骗鬼…… 所以有些话不可以乱说,这是忌讳。 第二天早上。 我们被招待所的服务员的敲门声吵醒,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十点半了。 洗漱了一下,就退了房。 进到招待所门口的一家面馆吃早餐。 这里一碗面竟然要五块钱。 得亏是林东买单。 吃完后,林东要去警局上班,就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我,让我去他家里呆几天。 按照他给我的地址,我来到了花园小区。 他家住在3号楼301室。 楼层的朝向并不好,光线很差,楼道的日光灯的变压器还坏了,时亮时不亮,发出嗤嗤声。 我拿出钥匙正打算开门。 身后突然传来冷冷的声音:“林警官,我孙女的案子怎么样了?” 吓的我慌忙转过身去。 身后面站了一位老太太,很瘦,满脸褶皮,眼轮很深很深,眼珠子就像桂圆子镶进去一样,很吓人。 我说道:“老奶奶,你认错人了。” 老太太看了看我,说道:“他要是回来,你帮我问问,我孙女的案子怎么样了。” 说完,她转身走向斜对面的房间。 在她家的房门口放着一个火盆还有香烛烧过的痕迹。 我问道:“老婆婆,你怎么称呼……” 她好像没听到,开门走了进去。 她开门的时候,她家里照出淡淡的红光,我瞄了一眼,好像供着神龛。 这并不少见。 很多老太太都往家里请神灵,设下神龛。 善男信女就不用麻烦去庙里了,缝生老嫁娶就去她家上香问事就行了。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 香油钱。 大家都知道香油钱是不能乱花的,信徒如果多香油钱就不少,她又没有其它收入自然就用了。 用来养育子孙。 故而子孙后代绝不可能发达,只会越来越倒霉。 而她自己最后也会孤老无依。 打开林东的家门,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东西也摆放的整整齐齐。 这完全不像一个单身青年男子的家。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这个点也没什么电视好看,又想起瞎子给我的那本书,里面隐藏的金字要慢慢参悟,可原本他想让我看的札记的内容还没来得急看完。 就看了起来。 扎记中不仅记载他们抓鬼驱魔的经历,其中也提到这个圈子。 这行被人称为阴阳师。 清末开始盛行,民国军阀时期达到顶峰,时至今日发展出了九大阴阳师家族。 其中就有叶家。 这叶家确实传自布衣神相门,他家先祖曾经是赖布衣的一位关门弟子。 而一叶只是一个称号。 寓意叶家掌舵人,叶家的第一人,所以大家尊称一叶大师。 想必当初瞎子就是依凭这一点来断定一叶的辈分高地位高的,只不过一叶实在太年青了。 这么年青能指牛耳一个如此大的阴阳家族? 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一叶。 但他的本领绝对是真的,所以他也有可能是真的一叶。 无论他是真是假,我都要把他揪出来。 叮铃铃。 沙发旁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林东的声音:“名瞳,李队长真的病了,而且病的很奇怪,浑身冒冷汗,还一直说梦话,怎么都叫不醒。” 我道:“生病找医生啊。” 林东着急的道:“医生也说不上所以然,你不是懂么,想想办法啊。” 我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这病也不能白治啊,我得收钱。” 林东怒道:“名瞳,我拿你当朋友,你跟我提钱?” 我说道:“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林东压下怒气道:“说吧,要多少?” 我道:“按照一般的收费标准,驱邪避凶都是一千的,看在你的面子上打个八折,就八百吧。” 林东叫了起来:“八百,你怎么不去抢。” 我道:“那你可以找别人”,说着我就要挂掉电话。 林东道:“八百就八百,你个死神棍。” 李长宇已经被家人送到西川市人民医院了,林东开了警车来接我。 我坐进车里,问道:“钱呢。” 林东气呼呼的从皮夹里面数了八百块钱出来。 我接过数了起来,正好八百块,又从里面数了三百块钱出来递还给林东。 他不解的道:“什么意思?” 我说:“刚才我在你家小区的房屋中介看了一下,你那样的房子一个月月租大概六百,这里三百,算我这个月的房租。” 林东笑了起来,把钱接了过去:“你小子。” 我道:“走,先去一趟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