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5章 邪祟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5章 邪祟

案子过去四年了,当局领导为了逃避责任,早已经编了一个结局交差。 只是李长宇自己放不下。 他没从我嘴里得到有用的线索,看上去很失落。 李长宇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答道:“走一步算一步。”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下一步我已经想好,去省城找到叶文强叔叔问清楚那纸婚约的事。 还就是找到一叶那个混蛋。 当时一叶自称自己是布衣神相门的人,女鬼说这一切都是他的诡计,他是元凶。 我一定要找到他。 李长宇点了点头:“这之前,你必须跟我回警局做一份笔录。” 这家伙还真是执著,他根本没打算放弃调查。 西川市警局留守的人不多。 稀稀落落。 灯光倒是开的很亮,整个大厅被日光灯照得跟白天一样。 我被带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里面黑压压的。 我坐在一张冰冷的椅子上,突然一道强光打在我的脸上,让我极不舒服。 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感到恐慌,还有焦躁。 但这对我影响并不大。 李长宇跟小林警官坐在对面的黑暗之中,李长宇审讯,小林警官记录。 这是警局的正常审讯流程。 由于强光打在我的脸上,我一直闭着眼睛,可紧闭的双眼前一个影子总在晃来晃去。 伸手挡住强光。 往李长宇的影子望去,他倒映在墙壁上的影子一直在动。 可他却坐在那里从未动过。 这让我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回事? 李长宇开始审讯了。 该问的该说的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全说了,他们还要不断的重复,如果说的对不上,那么我就有麻烦了。 幸亏我记性很好,而且我说的也不全是谎话。 李长宇极有耐心重重复复的一共问了我四次,可我的答案全都一致。 他有些累了,站起来走出了审讯室。 小林警官伸手把打在我脸上的强光给关了,只开着他办公桌上的一盏光线柔和的台灯。 我说道:“警官,李队长有问题。” 小林警官整理着笔录随口道:“什么问题?” 我说:“他的影子有问题。” 小林警官失声笑了起来:“影子有问题!那要怎么办,要不要做一场法事超度一下,要收费吗?” 我知道他不信。 跟他一起走出审讯室,李长宇就站在审讯室跟大厅之间的走廊上抽烟。 灯光很明亮。 李长宇的影子清晰无比的投映在墙壁上。 小林警官不由自主的望向李长宇的影子,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了极其惊愕的表情。 我看向李长宇的影子时也大吃了一惊。 他的影子从脚开始往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就好像被吃了一样,而且速度极快。 估计整个影子完全消失不会超过半分钟。 就这么一个反应的时间。 影子的脚部至大腿根已经完全消失了。 小林警官吃惊的目瞪口呆了。 这现象太诡异了,完全违背光学理论。 走廊的墙壁上挂着一面红色的锦旗,上面写着‘罪恶克星’,应该是市民送给警队的。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用力一扯,锦旗被我扯开一条口子,抽出一根红线拉着就向李长宇扑去。 同时用红线穿过一张之前准备好的小纸人的胸膛,再用打火机点燃纸人。 做好这些我正好冲到李长宇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让红绳不停地缠绕他的食指。 纸人燃烧带着红绳也烧了起来,火势顺着红绳极其迅速的向着李长宇的手指燃烧过来。 李长宇看到火势烧过来,本能的想要躲避,但却被我死死抓住。 我猛的用力,他的食指被我捏出一滴鲜血。 炽热的火焰已经灼烧上他的手指跟血液。 啊! 投在墙壁上的影子发出无比痛苦骇人的凄厉叫声,声音在寂静的警察局显得格外的突兀,格外的瘆人。 我握紧点着的打火机,使劲全身的力气向墙壁上的影子砸去。 轰! 打火机的汽油罐碎裂,里面的汽油一粘到火焰,发出一声惊人的爆炸声,一大团火焰冒了出来。 嗤嗤嗤! 墙壁灼烧着,留下一个成人大小的人体形态的烧焦轮廓。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突然的让人莫名其妙。 李长宇震惊无比的望着墙上人体形态的烧焦轮廓,此时还冒着烟,散发出刺鼻的焦味。 墙壁的表层不只是烧焦的墙灰。 还有一层黑色物质。 李长宇度过初期的惊愕后,脸色绯红了起来,怒气越来越盛,他终于愤怒无比的道:“混蛋,你敢袭警,还敢纵火烧警局,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 罪名够大啊。 我说道:“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会有危险。” 李长宇怒道:“笑话,我有什么危险,天桥把戏,骗骗三岁小孩还可以,想要骗我,你还早的很。” 我也不生气,还是很平淡的道:“那一声惨叫你怎么解释?” 这也是李长宇无法解释的地方。 要说拉个红绳,喷个火,手机炸出个人体形态的烧焦轮廓,天桥下那些民间高手也都可以做得到。 但影子里发出如此真实如此凄厉的惨叫声,这怎么解释。 李长宇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小林警官则极其夸张的嘴巴张成了哦字形,半天都合不上。 他是旁观者。 他比李长宇这位当局者看得更加清楚。 半响小林警官回过神来,愕然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我答道:“李队长不该踢火盆。” 李长宇怒道:“胡说八道”,但这一次的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斩钉截铁了。 我淡淡一笑。 李长宇压下怒气道:“小子装神弄鬼的走远一点,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他又向小林警官道:“安排他住一晚,明天买张车票让他走人。” 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我一直目送着李长宇离去,他的影子已一切正常。 想来那只鬼应该烧成灰烬了。 小林警官说道:“走,我带你去招待所。” 警局招待所环境很不错,完全够得上三星酒店的水准。 这是我第一次住酒店。 很新鲜。 小林警官给我开了一间双人标间,他没有走的意思,而是泡了杯茶,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他问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道:“你不是全看到了。” 他当时看得很清楚,影子已经消失到头顶尖的部位,我的动作再慢一分那影子就全没了。 他问道:“如果影子全没了会怎么样。” 我反问道:“你有没有听人说过,鬼是没有影子的。” 闻言,小林警官的身躯一震,脸色变的惨白了起来,一阵后怕的问道:“那只鬼还会不会回来。” 我摇头道:“已经烧成灰了。不过,你们队长接下来身体会出问题,看他体质,好则小病,差则大病一场,但不会危及生命。” 说起来,我下手狠了。 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实在没有其它的办法。 而这一次也证实了,金字里面涉及的阴阳术是可行的,里面的理论是正确的。 这给了我不少信心。 小林警官点了根烟,猛吸了两口,吐出一口长烟,以此来掩饰心理的波动:“你家乡的案子是不是也跟这些有关?” 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他又吐了口长烟,语气沉重的说道:“不仅是名花流村三百多口人,还有一位警察,他也失踪了。” 他从上衣的口袋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笑容灿烂的年轻人:“他叫李长乐,是李队长的亲弟弟,也是我大学同学。” 我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如此。 难怪过去四年的案子,他们还如此耿耿于怀。 小林警官的大名叫林东。 他跟李长乐大学毕业就一起进入了刑警队跟着李长宇,封门村案子是他们成为警察的第一起案子。 可就出了事。 我以为我是唯一的受害者,原来还有两个警察跟我同病相怜。 这让我对林东生出了一点亲切感。 咕噜噜。 我的肚子叫了起来。 今天白天我就吃了碗鸡蛋面,晚上吃了一碗泡面,这会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不只是我,林东也饿了。 他很豪爽的道:“走,我带你下楼吃宵夜。” 城市跟乡下不同,一点鬼节气氛都没有。 宵夜摊多的铺满了一整条街,灯火通明,顾客更是不少,喧闹不比,就跟我们乡下赶集似的。 林东带着我在一家烧烤摊坐了下来。 他说道:“什么鬼节,我们城里人不兴这一套,就算真有鬼,看到这么多人,早就跑了。” 林东说的没错,人多的地方阳气重。 但是,鬼节就是鬼节。 我指了指远端的巷子,昏暗的巷子口,一个老人拿着一捆香,隔几米就在角落插上一根。 我说道:“过门就是客,你总得请人家喝杯茶吧。” 看了看灯光上方的天空。 阴云稠密。 而在这团稠密的阴气的正下方是一棵大槐树,树干得有五六人怀抱那么粗。 我暗道:“遭了。” 林东诧异道:“什么遭了?”说着打开一瓶啤酒,拿过一次性的杯子倒了起来。 我道:“那里有棵槐树。” 林东更奇怪了:“槐树怎么啦?” 我道:“知道槐字怎么写吧。” 林东道:“当然知道,左边一个木,右边一个鬼……”他倒酒的手一顿。 我说道:“槐树乃木中之鬼,阴气极重易招惹鬼祟。古时上吊之人多是选择槐树,是人之将死喜好亲近重阴之物,而村民也多在村口种下一颗大槐树,是予鬼祟栖息休息之所,以温和的方式阻止其进村扰民。” 林东道:“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我担忧的道:“现在槐树在人群之中,要是平时也没关系,可今天是鬼节。” 林东道:“那会怎么样。” 我道:“快点吃,要不,我们打包带回招待所?” 林东眉毛一凝道:“怎么,这里会出事?” 我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