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4章 七月半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4章 七月半

前阵子连续降雨造成多处山体滑坡,路很难开,坐在车里被抛来颠去的。 夜幕降临后就更难开了。 半个小时也就走了十里地。 今夜的风特别大,风中夹带着湿气,黑烟滚滚,阴森森的。 一个老太太跪在路边,双手合十捧着一大串烧着的黄色纸钱跪拜三下,然后放进前方的火盆。 没过多久又看见一个中年妇人在烧纸钱。 一路上漫天黑灰飞舞,空气中都是香烛的气味。 我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李长宇冷哼了一声,没有答我。 开车的警察应道:“今天应该是七月十五”,我听李长宇叫他小林。 我说道:“中国民间传说七月是鬼月,七月十五是鬼节,也是鬼门关打开的日子,那些无主孤魂就会在这个日子,上来领取阳间的布施……” 李长宇怒喝道:“闭嘴。” 我说道:“我奉劝警察先生最好跟路边的村民多借点香,插在车头。” 砰! 李长宇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我的脸上,疼的我一抽一抽的,他愤怒的扯住我的衣领:“再敢胡说八道,老子就对你不客气。” 这暴脾气。 要是以前我肯定跟他干起来,管他是不是警察。 可我也算死过一次,心境早已经变了。 淡然一笑,显得有点云淡风轻。 我这样的表情在李长宇看来更加像装神弄鬼的神棍了。 前方夜风卷来一阵浓烟,一个烧着纸钱的火盆竟然摆在马路当中。 开车的小林警官慌忙踩下刹车。 嘣! 轮胎爆响,车子往内侧一倾斜,差一点撞在内道的山石上。 小林警官愤怒的骂道:“谁这么缺德,把火盆摆在路当中。” 他扬起一脚就要把火盆踢飞。 我抢先一步把火盆拿开,小林这一脚就踢空了,顺手把火盆拿到路边摆放好。 小林警官很恼火还想要上去再补一脚。 我伸手把他拉住,说道:“金钱开道,你一脚踢飞了,他们收不到钱,恐怕会找你麻烦。” 话音未落。 砰的一声。 火盆被人一脚踢飞。 我愕然的望去,李长宇收回了踢出去的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胡说八道。” 我无语的挑了挑眉梢。 换上预备轮胎,我们重新上路。 我偷偷拿出从地上捡的一张纸钱,把纸张反复的折叠四次后,把四个边角撕出弧线,再把中间撕开一半,然后把纸张摊开后就是一个人形纸人。 咬破手指,用血在上面写上‘李长宇’,随手扔出了窗外。 开到包头山时,雾气变的很重,车灯照过去白茫茫一片,能见度恐怕只有四五米的距离。 这样的环境下,小林警官只能慢慢开。 在黑蒙蒙的烟气中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几十上百人的整齐步伐。 就像军队开过来一样。 我的心不由的一紧,目光注视着烟雾之中,隐隐约约看到人影,随即渐渐清晰了起来,率先看到一个穿着深绿色军装的男子。 军帽上是青天白日,肩上两杆三星,是位上校团长。 跟在他身后足足上百士兵。 军容整洁,步伐整齐,气势不凡。 阴兵! 看上去是要赶去执行任务。 但他们却不知道仗已经打完五十多年了,只会永远走在前往做任务的路上。 永远! 我的目光被走在最前面那位团长手里的中正剑所吸引。 剑身散发着淡淡的绿光。 这是一位视荣耀胜于生命的军官,正是这把象征荣耀的中正剑让他们阴魂不散成为阴兵。 这就好比人死后有怨气会成为厉鬼一样。 小林警官骂道:“这该死的天气,怎么这么大的雾。” 随着阴兵逼近雾气自然就越大。 我接口说道:“这里是包头山,以前是战略高地,抗日的时候这里打过一场大型战役,死了很多人……” 话还没说完,李长宇插入道:“又想胡说什么。” 我只能闭上嘴巴。 阴兵走远后,雾气开始变的稀薄,可见度也高了起来。 安然无事的开出了包山头。 小林警官说道:“小子,我告诉你,我们警察煞气大,就算有牛鬼蛇神见了也得躲的远远的。” 我淡淡一笑,问道:“警官,有烟吗?” 抽烟的人都不会吝啬几根烟的。 他从兜里拿出一包烟举在自己的肩头,我伸手接了过来。 是包蓝宝山。 这烟六块钱一包,不算好,也不差,符合警察的身份。 抽出一根点上,恭敬的插在了窗户的缝隙里。 烟头被风吹起一片赤红。 然后我又点了一根有滋有味的抽了起来。 小林警官道:“这又是几个意思,敬鬼神吗?”说完他还嘲讽的摇头笑了笑。 过了包头山有一条通往西川的高速。 这条高速是新修的,凿穿了一条长达一公里的山洞,直线通往西川市。 我问道:“高速通车的时候有没有请人做过法事。” 小林警官道:“当然没有了,你又想说什么?” 我说道:“你要是搬了新家或者换了新的电话号码,你会不会告诉你的朋友。” 小林警官道:“当然会,不然朋友怎么找得到……”他说到一半停住了,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李长宇则插入道:“净胡说八道。” 说着他示意小林警官把车子开进休息区,车油已经不多了也得加油了,而且开了一路也都饿了。 进了一家小卖部,买了三碗泡面,有我一份。 李长宇脾气虽然暴了点,但人还不错,不至于故意饿我,泡面的钱还是他出的。 我问小卖部的老板娘道:“你这里有没有红蜡烛。” 要平时肯定没红蜡烛这种东西卖,有也是白蜡烛,但今天特殊。 我要了四根。 重新上路后,我跟小林警官道:“隧道入口停一下车,我办点事。” 刚才我买了红蜡烛李长宇跟小林警官也都看到了。 小林警官道:“你又要搞什么鬼。” 我说道:“不会耽误太久的。” 小林警官说道:“停车可以,但你必须把你知道的关于名花流村的事情交代清楚。” 我点头同意了。 车子在离开隧道入口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我拿着两根红蜡烛率先下了车往洞口走去。 李长宇跟小林警官也跟着下了车,一人点了一根烟靠在车身上,注视着我的举动。 在隧道口的左右两侧我各摆了一根红蜡烛,然后用打火机点上,嘴里叽里咕噜的念了一段咒语。 这段咒语还是瞎子教我的。 当夜在桥上喊魂的一幕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根据二叔公所说,瞎子跟他的送葬队是自己找上门的,还说这些人鼻子比狗还灵,哪里死了人就出现在哪里。 现在想想也挺可疑的。 做完这些就回了车,继续上路。 我又说:“隧道出口再停一下。” 小林警官耐不住好奇问道:“你在隧道口插两根蜡烛算什么意思?” 我答道:“指路灯。” 李长宇又很不爽的道:“装神弄鬼。” 一公里长的山洞不算短,汽车走起来却就几句话的时间,话音未落也就到了。 我又从车上下来,在山洞隧道的出口左右又各摆上一根红蜡烛,用火机点上。 烛火刚点上。 隧道里猛的吹出一阵狂风,风中夹带着好多阴深深的谢谢声,有男有女,有老有小,都是迷失在这条新路上的无主孤魂。 如果不给他们指路,他们会永远困在山洞隧道里出不去。 时间久了,这条隧道就会容易出车祸。 重新上路后。 李长宇道:“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我从小在名花流村长大,我的家,我的父母全在那里,现在出了事,我比谁都难过。家没了,我爸妈也不见了。” 说到这里,我的心感到一阵阵痛。 李长宇跟小林警官也微微动容,一人吸着一根烟。 气氛变的有些压抑。 我需要编出一个他们可以接受的谎言:“师傅无故被人撞死在马路边,我妈怕我受到牵连,就连夜把我送走了。” 李长宇道:“为什么怕牵连。” 我说道:“那天我妈撒了谎,其实那天,我跟师傅四点半才回的村,可你们却说我师傅在三点到四点之间就死了。” 李长宇的脸上露出极其惊愕的表情,他叫了起来:“不可能。” 当时他亲眼目睹整个测量肝温的过程。 绝不会有错。 我平淡的道:“正是因为不可能,我才不敢跟警方说,而我妈怕这件事会连累我,就连夜把我送走了。” 李长宇质问道:“你说的是真话。” 我反问道:“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有必要骗你们吗?” 这件案子就像梦魇一样,四年来不停的折磨着李长宇。 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他认为所有一切怪力乱神都是人在搞鬼。 但这件案子让他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质疑,一夜之间,三百多口人突然全都消失了,谁能办得到。 他不敢再想下去。 我接着道:“我比你们更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话半真半假最难分辨。 李长宇道:“那你这些年去哪儿了。” 我说:“跟个云游的老道士瞎混了四年,前阵子他死了,我想案子过去这么久了,就回了家乡,没想到……” 小林警官道:“难怪你满嘴神啊鬼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