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2章 我死了?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2章 我死了?

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但却能感觉到外面的情况。 阴棺正在慢慢沉放入穴。 听到送葬队的人高喊了一声:“属羊,属狗,属鸡的转过身去。” “入殓!” 紧接着我就听到泥沙落在棺材上的声响。 他们正在用泥沙填平墓穴。 师傅死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恐怕也难逃厄运,但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是这种死法。 被关在棺材里活埋! 我不甘心,我恨啊…… 我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是被鬼上身了吗,还是被人做法了? “咯咯咯咯” 我又一阵诡异的阴笑,身上突然一轻,阴沉沉冷冰冰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 能动了? 我猛的坐起来,脑袋哐的一声重重的撞在棺盖上,撞的我眼冒金星,痛的我咬牙切齿。 但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疯狂的捶打棺盖,大吼:“我在里面,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砰砰砰! 棺材被我敲得砰砰作响,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压在棺材盖上的泥土太多了,我根本推不开。 棺材震动吓的送葬队埋土的人以为又尸变了,一个个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填坑。 瞎子跟我说过,这里是棺材地,把棺材埋在棺材地那就是封坟绝墓。 就算死了,灵魂都出不去,永远困死在里面。 这会我已经不再怕了,而是感到悲哀,无尽的悲哀。 就算他们发现我失踪了,也万万想不到我会在棺材里,埋在地下。 我死定了。 我的心也绝望了。 都说人在临死之前,过往的生活会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播放,我突然发现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 我还这么年轻。 棺材地本来就是的阴气汇聚之地,方圆十里,甚至更远的地方的阴气都往这里聚集,而阴棺又是棺材地里阴气最盛的地方。 我开始感觉到冷,没过多久,就感觉像躺在冰上一般。 刚才用来装放喊魂材料的布包一直背在肩上,里面有火柴跟香烛应该能取点暖。 拿过布包,从里面摸到火柴跟蜡烛。 嗤! 火柴燃烧照亮漆黑的黑暗。 我点燃了蜡烛。 滴了点蜡油在棺材地,然后放上去。 我开始变的无所事事,想起瞎子给我的书本,从布包里拿了出来。 本来我是极讨厌看书的。 但这会我感到很庆幸,有本书可以消遣一下。 一张白纸从书本里掉了出来,纸张很新,跟线装书泛黄发黑的纸张完全不一样。 咦! 我拿起来一看。 字体很潦草,不,不应该说潦草,而是应该说扭七八歪,像是一个从不写字,或者刚开始学写字的孩童写的一般。 难道是瞎子? 瞎子看不见,写成这样不奇怪。 上面大致说这一切都是一叶的诡计,他要害死我,把我封进棺材里活埋。 看到这里,我很愤怒。 老子跟他没仇没怨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我继续看了下去,下面说了一种从棺材里自救逃出去的办法。 引雷! 棺材是柏木制作的容易引雷,而且这口棺材没有加杉木更加容易引雷,只要遇到雷雨天气,棺材有可能炸开上方的泥土。 看到这里,我的心中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咳咳。 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突然意识到,棺材里面空气不多,我还点了蜡烛。 我慌忙就把蜡烛吹灭了。 刚刚燃起的希望在这一刻又变的灰暗了。 棺材里原本空气就稀少,我还点了蜡烛,这无异于慢性自杀,想想真他娘的后悔。 可就算不闷死。 我能熬多久,七天不吃饭或许还死不了,可是不喝水呢? 能熬到雷雨天吗? 写这张纸条的人为什么不来救我,他只要把压在棺材上面的泥土挖开,我就能出去,就能救我。 “名瞳……” “名瞳……” 我听到外面有人叫我,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会是谁?我认识的人都叫我阿瞳,很少人叫我全名的。 不管是谁,能来救我就行。 我激动的拼命拍打上面的棺材盖,喊道:“我在棺材里,快救我出去。” 她歉意道:“对不起,我没办法救你。” 我叫道:“你要是挖不开泥土,你就去村里找人,去找我爸妈,快,快啊。”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这他娘的是谁啊,这么磨磨唧唧的,我都快被急死了,激动万分的道:“快,去村里找人来救我。” 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面呆了。 她道:“我没办法去村里叫人。”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为了自己的小命,我得耐心,声音变的柔和的道:“为什么?” 她道:“我,我……“ 半天说不出个屁来。 我急的真的很想骂人。 她道:“我受伤了,一个纸人小鬼乘我不备,让我元气大伤。” 她的话让我整个人为之一愣,脑海中浮现出纸人在床上挣扎的一幕,最后像人一样挺了一下,一动不动。 全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你,你……你是三寸小鞋里面的那个女鬼。” 她沉默了。 她道:“封坟绝墓的隔绝能力太强了,我把声音传进去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没办法救你,你只能自救。” 我恍然道:“里面的纸条是你写的。” 她摇头道:“不是我,是小豪,我教他写的。” 我一阵愕然,难怪字写的扭七八歪的:“拉我衣服劝我不要上山的也是你?” 她又沉默了。 我感觉到一阵阵发冷,牙关开始打架,全身的肌肉开始冻的麻木,动了动手指,手上好像结霜了。 刚才处于亢奋之中还不觉的,这会整个人冻的受不了。 她见我突然没了声音,紧张的叫道:“名瞳……” 我牙关发颤的道:“好冷。” 她道:“遭了,方圆十里的阴气都往棺材里聚集,名瞳,这是阴气跟通常的低温不同,你快拿出瞎子给你的那本书。” 书一直捏在我手里。 可黑灯瞎火的我想看也看不见啊。 她道:“你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在看书……能御寒。” 我按照她说的办。 眼前竟然泛起金光,是书上照出来得,金光慢慢清晰了起来,竟然是夹缝里的一行小字散发出来的。 这本书里竟然还藏着秘密! 可我实在太冷了,渐渐的失去了自觉。 我就这样死了吗?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听到她拼命的喊我的名字,后来,我听到她在哭,哭了很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手上的冰霜已经融化,意识回到了身上。 我没死? 我立刻想到外面的女鬼。 砰,砰。 我敲打上面的棺材盖,喊道:“喂,你还在吗?” 上面没有声音。 又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难道走了,还是出事了? 要不是她提醒我书中藏的金字能抵御阴气。 我恐怕已经冻死了。 砰砰砰。 “有没有人啊。” 我不要死在这里,我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活着,就算能抵御住阴气,迟早也会闷死,饿死。 但被困在棺材里埋在地下被几千斤泥土压着。 根本出不去。 只有等雷雨天了。 希望在等到雷雨天前,我还能活着。 在里面呆的无聊,看起了瞎子给我的书,每一页的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金字。 文字很古老,但应该是汉字,读起来很苦涩,但这是我唯一能看见的东西,聊胜于无,于是我就看了起来。 慢慢的能看懂一些了,都是关于阴阳术之类的,都跟鬼怪有关,还有一些符箓知识。 阴棺内又开始变冷,温度越来越低。 我想到一种可能。 可能是外面天黑了,天一黑方圆十里的阴气开始向棺材地汇聚,然后被阴棺导入棺材内。 而刚才棺材不冷,应该是白天。 如此就说的通了,我应该昏迷了一夜。 没多久,我就像赤裸的躺在冰天雪地的北极的寒冰上。 冰寒刺骨。 但我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死过去。 阴寒不停的折磨着我。 我宁愿直接被冻死,太痛苦了。 我感觉上面的泥土有什么落下来,很密集。 难道是下雨了? 这个念头一闪出,我兴奋的不得了。 轰隆隆的雷声。 真的下雷阵雨了,真的下了。 “雷啊,劈死我吧” “劈死我吧” 我疯狂的大声喊叫,外面雷电轰鸣不绝,暴雨倾盆而下,泥石滚动。 “劈死我!” 一道粗壮的电龙扭转着从天而下,撕破长空,紧接着的那雷声简直要把天空炸开一个口子。 轰! 雷电劈在泥土上,地面的泥土炸起一米多高。 我心中颤动,热血沸腾,真的劈下来了,我更加疯狂的大叫:“劈死我,快劈死我。” 轰! 又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雷电落在地面。 嗤嗤声响。 我看到了电弧穿透泥土游走在阴棺之上。 我激动的无疑附加:“来,劈死我!” 轰! 雷电劈下,电弧破开泥土直入地里。 砰! 一声巨响。 棺材盖带着泥土震飞了起来,足有三四米高,翻滚着落在地上,烧了起来。 我躺在阴棺里,看到了漫天的雨水一颗颗的落下来,天际还闪过一道道雷电。 重见天日了。 我感觉我的眼眶湿润了,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到我的脸上。 我哭了。 从棺材里站了起来,站立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张开双臂,任那雨水击打着我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