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1章 进棺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1章 进棺

砰! 突然一声声响。 所有人的注意力从山猫身上转到了阴棺上,声音是从阴棺里发出来。 不是吧。 我全身的寒毛全都倒竖了起来。 砰砰! 又是两声。 像是有人用力从里面垂打阴棺,想要推开上面的阴盖。 阴棺开始剧烈的震动,而且越来越猛烈,砰砰砰声不绝于耳。 所有人都吓的往后倒退,跟阴棺保持五米开外的距离。 与此同时,阴风大作,树叶摇曳,吹得衣裳猎猎作响。 气氛变的无比的诡异。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咒音,只见一叶手持桃木剑跳进场中,绕着阴棺迎风做舞,脚下步伐玄妙无比,嘴中更是叽里咕噜不停。 阴棺震动的越发厉害,简直就在跳动。 一叶咒音停住之时手中突然多出一张黄色长条形的符箓,一下子贴在了阴棺盖上。 阴棺就像一个暴躁的孩子突然安静下来,一动不动。 一叶大声道:“阴棺上路,不要再耽误了。” 队伍重新上路。 我心有余悸的跟在队伍中,瞎子找到了我,跟我说:“你师傅可能尸变了,不能下葬,不然后患无穷。” 我也感觉不妥。 姑且不说一叶的‘镇尸符’是不是真的镇压住了尸变的尸体,即便是镇压住了也只是暂时的。 我从瞎子的书上了解到所有的符箓都是有期限的。 施法者的道行深则时间久,道行浅则时间短,但终究会有个尽头。 也就是说,迟早有一天这张‘镇尸符’会失去效果,到时候尸变的尸体破土而出,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一叶现在还坚持把师傅下葬,等于为将来埋下了祸根。 我知道瞎子这么跟我说是想让我劝服倩倩,毕竟倩倩才是正主,只要做通她的工作,一叶也就无话可说了。 我找到了倩倩把情况跟她说了。 在旁的一叶听见了冷声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那你说怎么办?”,他的语气充满了讥讽:“把阴棺迎回家,还是就丢在山上不管。” 我被反问的哑口无言。 不仅我,瞎子也是。 一叶冷傲的目光在我跟瞎子身上扫过:“说不出来,那就别废话,上路。” 到了选好的墓穴位所在的小树林,大多数人都不进树林,里面是棺材地,阴气重沾上容易生病。 抬棺的当然得进,阴阳师也得进,还有就是主家至亲。 师傅没有儿子,我这个徒弟算半个儿子,我也跟着进去了,这一次倩倩没阻止。 我刚想进树林,一股诡异的力量猛的拉着我,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一只冰冷冷的手把我的衣服往后扯的都变形了。 撕拉! 衣服被拉开了一个口子,我愤怒的回转身去就要破口大骂,却见身后空空无人,吓的我连滚带爬的进了树林。 那股阴冷的气息没有跟进来,它好像很惧怕这片树林。 我连滚带爬的来到一叶跟倩倩身旁。 见我吓的魂飞魄散的样子,一叶嘴角讥讽一笑,连倩倩的目光都流露出了鄙视的神情。 这让我很不爽,刚才的恐惧被恼怒所替代。 我站直身来,强装镇定。 我发现一叶跟倩倩挨得很近,她的胸脯都快碰到一叶的手臂了。 如果说倩倩是因为害怕还情有可原,但白天的时候我也看到倩倩跟一叶挨得很近,直觉告诉我,一叶跟倩倩关系很密切,绝不只是主顾关系。 一叶道:“你要是害怕就出去跟外面那些人一起。” 倩倩附和道:“对啊,没有人强迫你。” 我这个恼啊,同时心里也很难过。 倩倩跟我青梅竹马,关系很亲近的,可她去了省城二年,整个人都变了,不仅跟我疏远了,甚至还敌视我,言语之间好像还看不起我。 我挺挺胸膛道:“笑话,我会怕?我说过会给师傅送终,那我就一定会做到。” 一叶冷冷一笑:“那你就跟着。” 树林里树木茂密,连个落脚棺材的地方都找不到。 最后棺材停放在百米外。 不知道是不是一叶故意整我,他让我一个人留下来看着阴棺,而他们拿着铲子去了选好的地儿挖墓穴。 要换做平时,我肯定不敢,但一叶跟倩倩眼中的鄙夷眼神让我很不爽,我很无所谓的道:“我看就我看。” 可他们一走,我就后悔了。 周围静悄悄的,阴森的可怕,我的身旁还有一副阴棺,更可怕的是阴棺里面的尸体已经尸变。 夜风吹的贴在棺材上的‘镇尸符’飘动不停。 我生怕一个贴不稳,符箓被风吹走了。 我嘞个叉叉。 山风很冷,吹拂过来就像深冬腊月的寒风,冰冷刺骨,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身体越来越麻,越来越冰。 我感觉很困,站都有点站不住了。 我忽然冷笑了一声,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上扬,笑的非常的诡异。 呵呵。 又是一声冷笑。 喉结微微震动,真的是我在笑。 我怎么在笑? “咯咯咯咯!” 我笑的更加大声也更加张狂起来。 笑声在黑夜的树林中显得特别的突兀,特别的瘆人,连我自己都被笑声给吓到了。 我不想笑,但我却控制不住。 这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 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慢慢的向阴棺走去,我努力的想要控制住自己,但根本不行,我伸出一只手,缓缓向贴在阴棺上的‘镇尸符’伸去。 不是要撕掉‘镇尸符’吧。 全靠‘镇尸符’压着,要是撕掉,里面的尸变的干尸岂不是要破棺而出。 不行! 绝对不行! 可我怎么就控制不住我的手。 撕拉! 符箓被我一把撕掉,然后往天空一抛,符箓随着夜风被席卷而去,消失在黑夜树林中。 “咯咯咯咯” 我又开始笑了。 我能确定这声音是从我喉咙里发出来的,但这绝不是我平常的笑声,这笑的像公鸭嗓子,声音很尖。 紧接着我又伸出双手放在阴棺盖上。 是要推开棺盖? 这口阴棺极重,而且被镇钉给钉死了。 别说我一个人了,就算十几个壮汉也未必推得开。 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可怕力量,咯嘣声络绎响起,钉进木头里的钉子硬生生被推弯了,阴棺盖被推的露出一道缝隙。 我吓的瞪大了眼睛。 师父尸变的尸体就在里面,他会不会跳出来咬人。 棺材盖一点点被我推开。 心脏蹦蹦的猛烈的跳动,几乎要跳出来了。 接下来的举动,简直让我崩溃,我竟然伸出腿去要爬进阴棺里。 一只脚踏了进去。 可以想象,我的脚踩到师傅尸体的脸,那是有多恶心多渗人。 可是我的脚踏到棺材底。 阴棺是空的,竟然是空的,师父的尸体呢,怎么是空的,怎么会这样。 紧接着我就爬了进去,躺了下来,更加让我崩溃的是,我还伸手把棺材盖慢慢的拉了起来。 就像睡觉拉被子盖一样。 轰! 棺材盖的严实。 我的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连一点点的光线都没了。 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占据了我的心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要大叫救命,但喉咙里发出的却是咯咯咯的怪笑声。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是送葬队的人回来搬阴棺了。 一个送葬队的人的声音:“咦,那位小伙子呢?” 一叶冷冷答道:“可能害怕逃了吧,别管他,抬过去下葬吧。” 我拼命的想要大喊,拼命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却丝毫没有用,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给活埋了吗? 阴棺平着升了起来,我能感觉到送葬队的人把阴棺抬了起来,然后往墓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