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_第10章 出殡 - 灵棺夜行

全部章节_第10章 出殡

村里人听说师傅要提前出殡吓的家家户户门窗紧闭生怕招惹凶厄。 刚入夜,村子就静的可怕。 我跟瞎子来到名花流岸。 河流并不宽也就七八米,桥是青石桥。 我拿了四根红蜡烛摆在桥的四个角,然后划拉柴火给点上。 烛火在黑夜中闪耀着如同四团妖异的鬼火在夜中颤悚。 这是真正的指路灯。 瞎子叮嘱道:“是红蜡烛,别拿错了。” 红白相反。 我道:“没错,是红蜡烛。” 我紧接着又拿了一个小铜鼎摆到桥头中央,再烧一柱香,然后特别恭敬的把香插进小铜鼎。 嘴里叽里咕噜的念了一段瞎子教我的咒语。 念完我就忘记自己念了啥了。 我担心没念对就问瞎子:“我念对了吗?” 瞎子青黑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道:“你还记得刚才念什么了吗?” 我摇了摇头,还真不记得了。 瞎子道:“全忘光了。” 我努力的回想,瞎子刚教我的时候还记得清楚,刚才念了一遍,还模糊的有些记得,这会竟然全忘光了。 见了鬼了,怎么连一个字一个音都不记得了。 我惊道:“怎么会这样。” 瞎子说:“你尽管再念一次。” 我说我都忘光了还怎么念,瞎子说让我念就念。 说来也奇怪,对着香炉咒语竟然脱口而出。 在念咒的时候我心思沉静,物我两忘,脑中一片清明。 不知不觉咒语又念完了。 咒音落尽,我有些不敢相信道:“我,我刚才又念了?” 瞎子点了点头说:“你果然通灵。” “通灵?” 瞎子说:“每一行都要天赋,唱歌的要嗓子,运动员要体魄,而我们这一行最好能通灵,先干活有机会再跟你细说。” 你想说我还不愿意听呢。 要不是最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我才懒得问,搞得我很想知道似的。 瞎子原本还让我准备一只烤猪的,但我那有那个钱,就换成了一只鸡,公鸡还不行,说是公鸡身上阳气太重非要老母鸡。 老母鸡可是下蛋的宝贝,也不便宜。 搞到最后我偷偷摸摸的把我家里的老母鸡给偷了出来,这要让我老妈知道还不晓得会怎么教训我。 把烤得油光发亮的老母鸡放在盘里摆在小铜鼎的前面。 做完这一切我才跑回瞎子的身旁。 瞎子说:“好了,开始喊吧。” 我问道:“怎么喊?” 瞎子道:“你没听过人喊魂吗?那些淹死在河里找不到尸体的,或者客死异乡的都要喊魂。” 瞎子这么一说,我貌似听人喊过,就学着喊了起来:“回来吧,师傅,回来吧……” 瞎子道:“得喊名字,谁知道师傅喊的是谁?” 我师傅姓陈名坚。 我喊道:“回来吧,陈坚……” “回来吧……” “陈坚……” 喊声在黑夜中回荡,虽然知道是自己在喊,但回荡的声音依旧让我感到渗的慌。 “回来吧……” “陈坚……” 阴风一阵一阵的,吹的桥头的烛光不停的摇曳。 瞎子说:“撒一些元宝纸钱。” 我从塑料袋里抓了一把纸钱,往天空高高抛起,一边撒纸钱,一边喊着:“陈坚回来吧,陈坚回来吧……” 这些对我们只是纸钱,但在师傅眼中可就是白花花的真钱。 “回来吧……” “陈坚……” 喊魂都是一刻钟,过了这个时间是没用的,可一直喊了十几二十分钟也没有看到师傅的踪迹。 瞎子道:“你师傅恐怕不会回来了,或者说他回不来。” 想起师傅要成为孤魂野鬼饱受日晒雨淋之苦,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会这样,我师傅为什么不回来?” 瞎子道:“他有可能是想回回不来。” 这时村里传来唢呐吹响的声音,伴随着唢呐声响是一阵阵哭声。 是要出殡了。 农村人都迷信,认为提前出殡会招凶厄,很多亲朋好友都不敢来。 送殡的人就少了。 队伍稀稀落落的从师傅家出发往后山走去。 瞎子说:“我们也赶紧过去。” 队伍的最前面是送葬队的,一边走一边向着天空撒纸钱,大声高喊:“新人出殡,生人避让。” 而后是倩倩抱着师傅的遗照。 紧接着就是阴棺了。 一叶也在队伍行列,他穿了一身土黄色的道士法袍,背后是一个显目的八卦图案。 我跟瞎子跟上队伍。 驼背就跟瞎子说:“没放噙口钱,子孙钉没栓红绳,棺材也没加杉木。” 驼背说的这些我在瞎子给我的那本书上都见过。 噙口钱一般都是古代的铜钱,放进嘴里再取出来,听说不放的话,下辈子会是哑巴,但要是不取出来的话家财会被带走。 而子孙钉就是七根镇钉中间的那一根钉子,一定要栓一条红线,用孝子拉一下,木匠轻轻一敲就算完事,意思是‘留后’。 棺材一定都要加杉木,完全用柏木做的棺材会引雷,雷雨天气你可能就会看到一条条电雷击打墓地。 瞎子听了脸色大变:“这个一叶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话音落尽,一阵猛烈的夜风刮来。 纸钱被刮的漫天飞扬。 一片黑云遮住了月光,夜色一下子暗了下来。 气氛阴森的诡异。 有人哆哆嗦嗦的说:“是要下雨了吗?” 一叶喊道:“大家抓点紧,我们赶紧上山。” 诡异的气氛让送葬的人不由的都加快了脚步。 我也赶紧跟上大家的步伐,可还没走几步,感觉有人在背后拉扯我的衣服。 我回身望去,身后根本没人。 看到的却是一条通往学校小树林的小路。 瞬时间,我全身汗毛都炸起。 妈啊。 我赶紧往前逃,耳边传来诡异的女声:“不要上山……” “不要……” 深夜进山有很多忌讳。 说话要小心,可能不经意间哪句话就会招惹凶厄。 走道也要小心,特别是路过别人墓穴前时态度要恭敬,万一踩到或者碰到什么东西一定要记得说对不起。 山里时不时传来咕咕咕的怪叫声。 山路原本就难走,乌云又遮住了明月,使得送葬变的更加的艰难更加的诡异。 抬阴棺的那四人累的气喘吁吁。 可阴棺离地后就不能再放下,除非送到目的地,故而他们只能咬牙坚持着。 一道影子窜了出来。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阴棺差一点掉地了。 一叶大声道:“是山猫,大家围住阴棺,千万不要让它靠近。” 影子落在对面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黑乎乎的,从形态看真是一只山猫,一对绿光眼睛凶光闪闪。 喵! 突然一声吼叫,四肢强而有力的一弹,树枝晃动,黑影一闪,向阴棺扑去。 顿时间,乱成一团。 山猫扑向其中一个抬棺的人的面门,那人尖叫着双手舞成一团,锋利的猫爪抓破了他的手臂。 山猫乘机跳上了阴棺。 一个送葬队的人赶紧拿起树枝去赶山猫,可他手里的树枝还没打到山猫,山猫的身子突然一震,好像被点了穴一样,滴溜溜的从阴棺背上滑落了下去。 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现场突然又诡异的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恐。 死了? 不是说这么多人被区区一只野山猫给吓到了,大家这么害怕是有原因的。 猫是阴灵动物,如果跳上阴棺的话,猫身上的阳气有可能会通过阴棺传到里面的死尸身上。 死去的尸体重新有了阳气那势必会引起尸变。 这也是为什么墓场见到猫会是不祥之兆。 “不会真死了吧。” 山猫四肢僵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如果山猫就这么死了,说明山猫的阳气真的过给了阴棺里的死尸了。